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智库访谈 >文章

王磊:教育投资热潮中的理性思考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暂无 时间:2017-01-09 文档编号:14839501142021

近几年,教育领域投资热潮汹涌。资本应如何与教育结合?教育各细分领域存在哪些投资机会?投资人与教育机构应注意哪些事项?围绕这些问题,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http://www.eduthink.com.cn/)特聘专家张志强、副主编李小娜于2016年12月20日采访了教育产业基金拼图资本创始人王磊。


快资本与慢教育结合,机制保障与合理目标均不可少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金融投资是逐利的,快的,而教育是慢的,需要培养的。应如何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

王磊:资本的逐利性与教育行业的特点的确存在矛盾,能将二者处理好的案例,目前并不多见。部分上市公司的收购、并购,主要目的是为了在二级市场上的套现,做大市值,并采用了非常激进的做法,比如高估值、强对赌。短期内,也许会为企业释放的效应彰显的很明显,但从长远来看,对企业还是存在潜在风险的。对这些企业来说,非常重要的是要找到相对平衡的机制。资本原本的属性就是逐利,但是在逐利的同时,要保证教育机构的健康良性发展。

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需要采取的措施是:一是符合教育规律本身的管理机制,比如配置相应的人员,对其予以支撑;二是对其目标的设定要在行业相对合理的区间内。现在很多上市公司对赌,动辄要求利润翻番,这对教育是有伤害的。很多教育机构为了实现对赌目标,采取了非常激进的做法,所导致的后果在两三年可能不会显现,但五年后可能会显现出危险迹象。

快资本与慢教育相结合,机制保障是一方面,目标设定要合理是另一方面。

各细分领域的投资机遇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如何看待教育各细分领域的投资现状与投资机会?

王磊:教育各细分领域的投资现状与投资机会有所不同。

已是红海的幼教领域

整个教育领域收购最火的领域是幼儿园。幼儿园领域的投资热是整个教育领域投资并购的缩影。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幼儿园领域的投资逐渐走向狂热,大量上市公司、基金、跨界企业纷纷进入这个领域。这一领域目前已是一片红海,如果未来再以超高溢价收购幼儿园,是存在较大风险的。今年某家上市公司按照2017年利润的17倍多收购了一家幼儿园,券商给出的判断是估值偏低,可见市场已经到了比较疯狂的程度,这会对行业带来很大冲击。个人预计两到三年内市场会逐渐冷却,而且到顶点时,两极分化现象会非常明显。一些企业即便收购了一些标的,在股市上也未必会有非常好的效果,而且同质化竞争会非常严重,当教育资产几乎成为标配时,由教育资产收购带来的竞争优势也就不再明显。

精细化管理、差异化优势才会让企业脱颖而出。在一些场合的分享中,我曾提出一个观点,认为今年是互联网教育布局的最好时期,2013、2014年互联网教育投资存在大量泡沫,许多企业布局互联网教育,但是最后都失败了。但从2016年,情况开始变化。当大家都在疯狂布局线下教育时,逆势而为布局互联网教育,进行差异化竞争,也许会是好的策略。

火爆的K12培训市场与加速整合的K12培训产业

两家美股上市的企业新东方、好未来基本上是一骑绝尘,遥遥领先,其他企业基本很难超越。好未来这么大的体量,今年比去年股价翻了一番,前段时间在美股的动态市盈率是70倍。这种成长70%的原因要归功于市场的增长, K12培训市场依然火热,未来10至15年依然会保持高速增长,每年的平均增长率大约为15-25%。

与此同时,行业也在加速整合,新东方、好未来基本不会再收购同质化标的,因为已经没有必要,自身的业务增长非常优秀。这两家机构更多是收购能够对自身业务板块有所补充和创新的企业。现在加速整合的是第二梯队的企业,即仅次于新东方与好未来的机构。K12领域极其分散,新东方与好未来加起来不到这个领域业务的5%。第二梯队的机构通过收购、并购,整合一些与自身业务相似的机构,努力扩大体量。在某个区域内排名十名靠后的小机构被区域性龙头或行业内第二梯队的企业收购。

义务教育阶段依然存在投资机会,但要转变投资心态

义务教育阶段容易受政策导向的影响。新的民促法出台后,资本市场反应非常过激,众多资本瞬间撤退,唯恐避之而不及。比如我投资的一家国际学校,新府学外国语学校,在民促法出台前,很多投资人都非常看好,纷纷追逐,民促法出台后纷纷保持观望态度。但即便是这样,我的拼图资本除了前期投资外,近期还会继续追加投资到新府学。投资涉及投资标的、基金管理人、LP三方,投资义务教育需要三方必须高度一致,有教育情怀的基金管理人,拿着有教育情怀人的钱,来投资懂教育的标的,这是非常难的事情。这次投资对于三方来说都非常幸运,有情人最终走到一起,大家最终的目的是一样的,做有情怀的教育事业。

义务教育阶段,投资的心态一定要发生变化,不能以逐利和资本回报为第一目标,而是要以办教育、收藏的心态来投资才可以。对于融资来说,的确具有很大挑战,对于投资人来说同样具有很大挑战。

另外,义务教育阶段绝对有投资机会。所谓的危机,就意味着仍有机会。实体学校最大的优势是强入口,生均变现能力很强,而且校内、校外、线下、线上可以打通。尤其是义务阶段的国际学校,这类学校是无形资产,当拥有了一所国际学校之后,可以拥有的潜在社会资产是非常丰厚的。很多人之所以办学是看到了潜在的价值,核心价值可能会被政策影响,但外围价值空间依然很大。

义务教育阶段更需要有教育情怀、懂教育的人来投资。这对投资人来说难度非常高,除了情怀,还要有专业和资本实力。

问题和机会并存的职业教育

个人对于职业教育非常看好。职业教育领域虽然看起来没有K12那么大,但实际又比K12领域大,原因是容易形成规模效应。K12虽然市场体量大,但比较分散,单体机构很难做到大体量。但职业教育不一样,因为课程体系、教学手段可以标准化,尤其是在互联网教育应用方面。职业教育领域的互联网化以每年40%的惊人速度在增长。另外,职业教育领域线上、线下结合的机会与校内、校外打通的机会也在逐渐增多,很多校外培训机构提供专业共建服务,与校内打通,这样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很多做专业共建的机构发展迅速,该领域也在加速整合,包括慧科、蓝鸥等机构在进行大肆收购,行业在发展,整合在加速,职业教育也符合国家的宏观政策。

需要注意的是这一领域存在很多问题。其中最为突出的是缺乏优质人才。职业教育与K12培训领域不同,门槛相对更高,需要有资源、人脉,并对这一领域有深刻的见解和领悟。而高精尖人士又愿意进入这一领域。另外,一些企业的模式也有待改善,企业的战略、管理、运营模式等方面都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

问题和机会并存,正因为存在这些问题和机会,证明这类企业与该产业未来的空间很大,可做的事情很多。优秀的人才进入这一领域,会为行业带来整合的机会。

整体看好高等教育领域的投资机会

民办高等教育是整个民办教育皇冠上的明珠,进入门槛相对高,土地、资金等方面要求也比较高,牌照的颁发相对严格。我国缺乏像美国私立名校一样优质的民办高校。如果能将民办高等教育办好,是功在千秋的事情。民办高等教育需要大量资本注入。民办教育促进法对民办高等教育是利好的,资本的进入在加速。一些已经形成规模的民办高校集团正在进行IPO,申请港股上市。还有一些潜在的教育集团正在进行资本层面的操作。未来可能会通过资本运作产生龙头教育集团。资本是把双刃剑,要辩证看,一方面有些急功近利的资本会破坏行业的生态,另一方面也会加速行业的发展和整合。在没有大量资本注入前,一些教育集团按照原来的节奏发展缓慢,但是资本进入后,可以用这些资金更新教学设备、修建校园、招揽优秀人才,当更多优秀人才进入后,学校的管理和教学会得到改善,教学品质会得到提升,也会产生良性循环。虽然如此,但是高等教育领域的政策风险依然存在,法律规定民办高等教育可以盈利,但行政依然可以有一定干预。

政策上有一定不确定性和风险存在,但依然整体看好民办高等教育,其中依然存在一些机会,这不是对于那些急功近利办高等教育的人而言,而是对那些有大的教育集团背景、大量资本,同时又兼具教育情怀的机构,这些机构整合其他教育机构,政府也会支持,比如清华系、北大系资本。

选择投资标的时应秉持恰当的价值观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很多投资人对于选择何种标的存在困惑,可否请您通过案例给这些投资人一些启发?

王磊:以往由于工作原因,接触过教育行业的很多专家和从业者。他们非常令人感动,一方面他们非常具有教育情怀,另一方面,他们有共同的痛点——教育产业缺乏懂教育的资本。资本具有逐利性,而教育又很慢,特别希望有教育情怀同时又懂得教育的资本存在,这促使我创办了拼图资本。拼图资本的定位是希望通过投资这条主线打造中国最有价值的教育资源生态,这是比较宏大的愿景,我们希望做有情怀的教育产业投资人。选择标的时也是按照这样的价值观。

我在选择标的时首先关注教育的本质,要投资的这家实体是否真正是做教育的。今年主要投资的项目,其中一个是在北京的国际学校新府学外国语学校,从小学到高中的国际学校,投资这家学校并没有把它当做要特别赚钱的方式。两位创始人都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二十多年,有丰富的教育资源与深厚的教育情怀。个人认为这所学校会办得非常好,能够成为教育产业中一所优质的国际学校。从资本角度来讲,会有很合理的回报。民促法出台后,即使抛开情怀,从资本的角度来讲,退出也是有潜在渠道的。海外上市的通路依然存在,香港、美国还是可以上市。但是我并没有特别考虑这些问题,即便这所学校未来不上市也没关系。我的初衷是创办一所百年名校,即使没有太高商业回报。当然,拼图资本背后的LP希望有收益,将来最差的情况是大股东回购,使投资人获取一定收益。这样的标的对我而言是非常踏实的。

今年投资的另外一个项目是K12培训机构环球优学,从模式上将线上和线下打通,最强大之处是团队非常优质,一年多的时间里流水达到1.2亿。从开始就全国布局,这种具有全国复制性质的培训机构目前相对稀缺,多数K12培训机构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很难跨出某个省市,这种增长性很强的标的是非常优良的。目前除了我的拼图资本投资他们,全国排名第四的风投机构毅达资本也做了投资,排名第三的深创投也在追逐之中。

第三个标的是校企桥,这是一家平台型企业,对接高校资源和企业资源。依据企业需求定制课程提供给学校,定向培养人才,然后将人才推荐给企业,掌握了企业对人才的刚性需求。桥企桥是一个平台,同时也有大量工作放在线下进行,在运营方面非常擅长。两位创始人一个拥有丰富的企业资源,一个拥有丰富的线下培训机构运营经验,未来也非常看好。

金融实体与教育机构的布局要区别看待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以首控为代表的一些资本,近年来在教育全行业积极布局。您如何看待这种投资行为?

王磊:首控集团发展非常快,从2015年开始转型,到现在,基本上是以火箭的速度在发展。

产业基金的投资布局与一些专门做教育的产业集团比较,二者之间还是存在差异的以首控为代表的教育产业基金与教育产业集团之间的差异在于前者是金融实体,后者是教育实体。教育实体往往是更加求稳。一些大的教育集团往往看不懂产业基金一些相对激进的做法,但如果站在投资机构的金融实体角度来思考问题,就不难理解。在退出通路方面,有很多资源,比如香港、A股都有很多退出通路。投后管理方面也有布局,教育集团在投后管理方面的实力未必很强,但投资机构在这方面往往具备较强的实力。

全产业链的布局对一些教育集团来说可能会有些问题,因为战线过长。但是对于一个金融实体、一支基金来说,不一定是坏事,更容易形成规模效应和产业联动。从学前教育到K12、职业教育、高等教育,都有所涉猎,各产业链之间形成互动,可能会产生一些化学反应。

必须前置的投后管理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您如何看待近年来上市公司跨界投资教育?

王磊:上市公司投资教育,有一些比较典型的案例,比如威创股份,原来做LED屏,收购了一些幼儿园,进入幼儿教育领域。洪涛股份原来做装修装饰,收购了跨考教育等机构,进入职业教育领域。这些企业的转型比较成功,之所以说比较成功,是因为在整个收购的套路上有战略考量,比如专注做幼教或者职业教育,投后管理有一定的人才储备。当然也存在一定隐患。

还有一些上市公司属于缺乏套路的收购,幼儿园、国际学校、K12培训机构等都在收购,这会存在很大风险。这种机构与首控基金不同,首控是金融实体,做全产业链布局存在很多处理办法,通过金融也可以退出。但上市公司收购其他机构是产业布局,做全产业链布局占线太长,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有相应的人才储备来做投后管理。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对于这些机构,您有哪些建议?

王磊:对跨界公司最重要的建议要重视投后管理,投后管理是重中之重。

我在专门做教育投资之前,做了很长时间的投后管理。以往的经验证明,收购往往很简单,很光鲜,但是投后整合往往会经过非常痛苦的时期。其中的变革和阵痛只有内部人士才知道,伴随的压力往往是不可承受之重,用血雨腥风、有血有泪来形容也并不为过。这从一定层面反应出投后整合是多么重要,过程又是多么艰难。

通过以往经历,我看到了各个行业收购、并购的艰难。对于教育产业来说也是一样,尤其是跨界的上市公司,进入全新的领域,该如何进行整合?对人才的要求、对管理的要求、对文化冲击的处理,这些如果没有五年甚至十年的光景是很难完成的。所以要将投后管理前置。

前置投后管理不能只考虑财务模型,人才储备和行业研究更为重要。有些收购案之后双方能够比较顺利地对接,是因为经历了长时间的准备。现在很多企业进入教育领域,没有前置的工作,没有研究行业,没做任何准备直接通过收购、并购进入教育领域,之后很可能会措手不及。

善用资本,但同时不要被资本绑架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对于教育机构还有哪些需要提醒的事宜?

王磊:目前的教育机构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真正做教育的机构,另一类是将教育当成生意来经营的机构。第一类真正做教育的机构对资本的渴求不是特别强烈,更希望的是踏踏实实做好一份教育事业。比如今年我投资的北京市新府学外国语学校,两位创始人在教育领域摸爬滚打二十多年,新民促法的出台对想踏实做好事情的教育从业者来说不是问题,对于踏实的投资人来说也不是问题。第二类将教育当成生意来经营的机构,其中很多机构是跨界进入这个领域的,目的是为了盈利,是为了退出。如果仅仅是为了逐利,办学品质会受到影响,从长远来看,这笔投资也不会有较高回报。

对于那些需要融资和上市的教育机构,最重要的是找到对的资本,无论是上市还是融资,都要找到价值观一致的投资人,另外,要善用资本,这是非常重要的。上市或融资并非必须的事情,是否要上市或融资取决于是否需要资本。上市对企业的利弊取决于如何利用资本。如果能够很好地利用资本发展教育集团,发展教育事业,也是好事,但不要被资本绑架。有些机构最后被资本绑架,比如对赌、设定业绩目标等,给这些机构压力太大,也会造成一些扭曲事件。

另外,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教育到了一定程度,比拼的还是优质内容与服务,资本能靠得了一时,但靠不了一世。


附:

王磊 简介

北京大学学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硕士。

王磊先生是教育产业基金拼图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拼图资本注册资金1000万,管理资金规模为1.5亿元人民币,专注于K12和职业教育领域的投资,已经成功投资的项目包括北京市新府学外国语学校、环球优学、校企桥等优秀教育机构。

王磊先生也是中国最大的教育产业并购基金首控基金的合伙人,首控基金总规模超过300亿人民币,已经投资并购的教育产业案例包括: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山文武学校、昆明艺术学院、济南世纪英华学校、百树教育集团、美联英语等。

王磊先生著有中国第一部全面系统介绍互联网教育的著作《无边界:互联网+教育》,此书得到俞敏洪、王志东、陈向东等人的联合推荐。

王磊先生拥有自媒体:王磊聊管理 (v5wanglei),坚持原创投资管理类、教育类文章。他也是北京大学校友创业联合会教育专委会的负责人、教育产业投资人俱乐部联合创始人、正和岛教育部落特聘顾问,拥有丰富的教育行业人脉和企业资源。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MOOC的2016:不再追求大规模,MOOC转向为高校和企业服务 下一篇:刘希娅:孩子的生活状态,才是学校最真实的教育质量体现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