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智库访谈 >文章

凯尔•费德勒:发展职业教育,培养工匠人才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暂无 时间:2017-06-01 文档编号:14963079962825

职业教育的发展水平是衡量国家现代化的重要标准,德国是职业教育高度发达和完善的国家,德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和大批优秀人才。“德国制造”对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背景下的职业教育发展和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具有一定的启示和借鉴意义。2017年5月8日,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http://www.eduthink.com.cn/)首席专家张志强专访了德国BSK国际教育机构执行总裁Kai-Arne Fiedler(凯尔•费德勒)。

支撑“德国制造”的两个轮子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德国制造业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请您谈谈德国的职业教育。

Kai-Arne Fiedler(凯尔•费德勒):中国和德国都是制造业大国,“德国制造”领先全球与德国的教育系统能够源源不断培养出高水平的工程师和技工密切相关,也就是说支撑“德国制造”有两个轮子:一是发达的德国高等工程教育,二是先进的双元制职业教育。这两个轮子通过人才培养的分工协作,保证了“德国制造”不断创新,同时拥有精益求精的工艺质量。德国之所以成为制造业强国,因为它是“大学之国”,又是职业教育大国。

德国有300多所大学,其中111所是研究型大学,专司自然科学的基础研究和科学技术的开发;229所为应用科学大学,致力于将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应用科学大学培养了全德三分之二以上的工程师,被誉为“工程师的摇篮”。

德国的职业教育体系中,法定职业教育工种约328个,覆盖德国4000多种职业的大部分。这些从业人员必须接受双元制职业培训,通过行会严格考试后取得培训合格证书,才能作为技术工人上岗。约百分之五十一的中学毕业生接受双元制职业培训,成为“德国制造”以加工为主的一线技能型劳动力大军的一员。

人才培养要适应产业升级的需求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您对当前中国在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背景下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有哪些建议?

Kai-Arne Fiedler(凯尔•费德勒):中国的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系统,要分工培养不同层次的科技人才和技术技能型人才,人才培养的标准要与产业升级链条所需要的不同层次的人才需求相适应,以此在人才培养方面形成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合力。研究型大学培养科研工作者和研究型工程师;应用型大学培养将科技成果转化成生产力的应用科学工程师;职业学院培养专精工艺质量的技术人才。在德国,研究型大学、应用型大学是学历高等教育,而职业教育是非学历教育的职业培训系统,三者实行分类管理,对所培养的三类人才标准有清晰的界定。

产业的升级意味着技术技能型人才的水平也必须升级。现代职业教育的内涵和以往的职业教育相比已发生很大变化,仅满足岗位培训和一岗定终生的传统职业教育已经不能适应现代生产方式的要求。当代德国双元制职业教育总体上已从某一特定岗位就业为导向,转向提高就业能力、追求多种职业技能为导向。我希望中国同行在引进德国双元制职业教育时要高度关注它发展至当代的特征,这是德国的经验也是建议,不过据我所知,中国同行在这方面也有丰富的经验。

职业教育的贯通性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职业教育的发展水平是衡量国家现代化的重要标准,德国是职业教育高度发达和完善的国家,德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和大批优秀人才。请介绍下德国的职业教育体系,这对于中国职业教育体系的构建有哪些建议?

Kai-Arne Fiedler(凯尔•费德勒):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是由国家立法支持,由企业做为主体一元,职业学校做为另一元,形成双元共同培养从业人员的教育模式。它之所以被誉为德国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是因为它所培养的大批工匠和技术技能型人才为战后德国制造业迅速扩张和经济发展提供了高素质的劳动力支撑,是“德国制造”工艺和质量领先全球的重要原因,并为德国的低失业率做出了重大贡献。德国职业教育的发展历经百年,最终形成了具有良好法律框架、不断更新能够覆盖大多数职业门类的职业教育体系,在世界居于领先地位。

今天德国也对双元制职业教育体系进行现代化改革和发展,这是中国同行值得关注的。在这方面,职业教育的贯通性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现象,一方面它支持优秀的职业教育学生进入大学进一步学习,而且获得师傅资格的学生可以免考进入大学,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之间建立了畅通的通道;另一方面,德国高等学校的学术教育和非学历的双元制职业教育之间的隔阂被打破,德国高校的学术教育和职业教育体系相互合作,相互融合。这就是德国双元制大学和应用科学大学部分学科采取的双元制教育方式,通过这一方式所培养的人才既有学术水平和理论素养,又有实践能力,能够适应企业对岗位不断提高的需求,这种教育正在成为培养高层次技术技能型人才的“精英教育”。

我觉得这些改革和当前中国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立交桥的规划异曲同工,特别是在中国的职业教育体系中,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和应用型本科大学是主力,在这些具有高等学历教育功能的大学中,如何实现学科教育、学术教育和职业教育的结合与合作,而不是简单地取消学科或削弱学术教育以技能性培训代替,是两国同行在构建职业教育体系、培养高水平技术技能型人才时需要相互切磋、相互借鉴、共同提高的地方。

全员化的双师型师资和校企合作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德国职业教育管理模式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有哪些经验和教训?对于中国的职业教育来说,这其中有哪些可以借鉴或吸取?

Kai-Arne Fiedler(凯尔•费德勒):首先,全员化的双师型师资是德国职业教育卓有成效的关键。

举例来说,德国应用科学大学的教授必须具备博士学位,并具有五年以上的行业经验,通常来自于企业中出色的管理人员或资深工程师。

双元制职业培训学校的教师必须在德国大学学习四年至五年获得两个学士学位,并经过两年职业学校见习,并通过国家考试后才能担任,也就是说在德国培养一个合格的职业培训学校教师至少要历经六年之久。德国对职业培训教师的要求不是知识的灌输者,而是学习过程中的引导者、陪伴者、咨询者,教师要培养学生的专业能力、方法能力、个人能力和社会能力。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教师的质量就是职业教育的质量。

其次,校企合作的纽带须是共赢。

大学要具备帮助企业解决技术难题、产品研发和升级、给企业带来效益的能力,企业才会提供资金、课题、项目参与学校建设。通过教学和实践的紧密结合实现校企合作,在德国,校企合作的动力是内在的,它不是行政指令和管理推动的产物,它的长期和稳定主要取决于校企合作双方能不能双嬴。

这就对高校自身的科学研究和将科技成果转化成生产力的能力和水平提出较高要求。德国高校的一个传统就是,无论研究型大学或应用型大学,科研都是重中之重,区别只是科研的区域和重点有所不同。

我想这方面的经验是中国同行可以借鉴的。

采访整理/刘彦凯


附:

Kai-Arne Fiedler 简介

Kai-Arne Fiedler(凯尔•费德勒),德国BSK国际教育机构执行总裁,分管德国BSK国际教育机构亚洲区事务,长期致力中德两国高等教育交流与合作。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培养创新人才,教育必须创新——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 下一篇:教育行业投融资周报(9月10日-9月16日)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