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智库访谈 >文章

钟秉林:新高考改革不能应试化、碎片化解读

来源: 校长派 作者:王乙琨 时间:2017-06-09 文档编号:14969926882857

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高考命题、招生制度一直在不断调整、优化。这一次被认为是恢复高考招生40年来的一次重要改革。近期,中国教育智库网·校长派专访了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教授,钟会长对高考新政进行了权威、详细地解读。

三大目标与两大价值取向

中国教育智库网·校长派:自新高考改革试行以来,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声从未停止,问题似乎层出不穷,您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钟秉林:解读新高考改革,首先要从理念上厘清,即这次改革的“三大目标与两大价值取向”。

目标之一是促进入学机会公平和教育公平。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途径是提高质量、内涵建设,办好每一所大学。然而这需要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这也是教育的规律。因此如何让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公平配置就至关重要。

目标之二是要履行高考最基本的功能——科学选材,选拔合适的人才进入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大学深造。

目标之三是引导中小学基础教育改革,促进孩子全面发展、个性发展,让孩子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

两个基本价值取向是尊重学生选择权和扩大高校招生录取自主权。改革的最终方向是实现高校和考生之间的双向选择。

此次高考试点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根本就在于能否用正确的观念对新高考作出理解。解读新高考,不能偏离三大目标与两个基本价值取向。

改革不能“一刀切”

中国教育智库网·校长派:说到高考改革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不同水平的学校解决问题的能力差异性很大。例如一些名校,已经能够自如地解决走班、选课、师资等难题,但一些基础相对薄弱的学校却困难重重。在您看来,相对弱势的学校应该如何应对新高考改革? 

钟秉林:确实有这种情况存在,办学基础较好的学校,在办学理念、师资队伍、管理体制等方面,水平都相对高一些,因为他们具备这样的条件,所以在应对高考改革挑战时主动性更强。

从上海、浙江的情况来看,尽管有一些学校在教学管理方面存在困难,但在高中学校里,选课制、走班教学、分层教学、分组学习已经成为新常态。

改革不能“一刀切”,特别是一些省份基础教育水平很不均衡,所以要因地制宜、因校制宜,根据自己的情况和特色进行多样化探索。

比如目前上海学校里在尝试的大走班、中走班、小走班,我认为无论哪一种只要能够应对挑战,能够实现高考改革的目标,保证学生选择性,就值得肯定。

高考改革不能“应试化”、“碎片化”解读

中国教育智库网·校长派:在选考过程中,一些学校会用“博弈”的方式指导学生选课和选考,例如让部分学生选择竞争少的学科报考,类似于“田忌赛马”,您认为这是否是此次高考改革在制度设计上的缺陷?

钟秉林:我想“博弈”现象的出现是因为观念还没有转变。如果我们用应试的观念去解读和应对高考改革方案,那再好的设计初衷都能被做出“应试化”解读,把应试做到极致。所以当我们脱离了目标,仅仅从应试角度解读新高考,就会出现博弈的情况。学校要尊重学生的选择,不能仅仅为了升学率;家长也不能纯粹为了让孩子上大学就采取这种做法。

博弈选考的问题会随着高考改革覆盖面越来越广,直至深入至高中所有年级之后慢慢迎刃而解。所以观念能否转变才更让我担心。

另外,对高考改革方案的解读不能“碎片化”。如果单独从中拿出一个改革措施,可能会是负面的评价,比如取消体育和艺术特长加分。单看这一点,会觉得是不是不鼓励孩子全面发展了?但是你把它放到整体方案里,有很多渠道都可以体现鼓励孩子的特长发展,不一定体现在加分上。

所以说,“碎片化”的解读是很难做出是非判断的,而从宏观的角度看,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提高学生的选择能力

中国教育智库网·校长派:应试教育执行了这么多年,我们应该如何保证学生的选择权,让学生学会选择?

钟秉林:的确,我们的学生长期在应试教育环境中学习,忙于应付考试,自主选择能力较弱,常常依赖于家长和老师。要尊重学生的选择权,就要提高学生的选择能力,这是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

学生要自己学会选择、做出选择,学校要有指导。上海、浙江的很多学校都开展了学生生涯规划教育。当然,这对老师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学科教学的老师不能只上课,还要能发现学生的兴趣特长、指导学生选课和规划学习生涯。

现在很多初中也在关注这个问题,高考改革直接给高中带来了影响,将来肯定会渗透到初中,有些兴趣特长在初中就要发现和培养。

当然,在学生选择过程中,家长包办代替的情况确实比较多。有的学生的身上承载着家长没有实现的期望,造成孩子压力过大。家长没有上好大学希望孩子能上好大学,家长没有出国留学的经历就希望孩子能够实现。但是,作为家长,首先要了解孩子的身心发展规律和特点,期望值要适中;其次,加强家校合作,加强政府、社会、学校、家庭和孩子的五方联动,要认识到孩子才是学习的主体。

这种观念的转变需要一个过程,想通过高考改革把过去积压的所有问题都解决是不现实的。所以要慢慢来,高考改革其实已经远远超出了教育本身的问题。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2017年第二届教育投融资沙龙在中心举行 下一篇:教育企业上市、并购潮涌 万亿K12教育产业快速迎来资本化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