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教育投资>深度分析 >文章

接连弃子 培生为何在华水土不服

来源: 教育产业观察 作者:刘亚力 唐然 时间:2017-08-21 文档编号:15033004143216

8月16日英国培生集团(Pearson)以8000万美元低价出售环球教育,引发业界热议。培生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抛弃”戴尔英语、华尔街英语、环球教育,原因在哪里?传统出版巨头培生在国内市场连连败北,是水土不服,还是数字化转型失败?剖开培生在中国市场节节败退的原因,或许能给业界以启示,国际传统巨头适应中国市场还需要摸索。

在华接连弃子

日前培生8000万美元出售环球教育,购买方是朴新教育,该公司掌舵人是新东方前高管沙云龙。据了解,环球雅思学校成立于2001年,于2006年获得了软银赛富基金数亿元投资,组建环球天下教育科技集团;2010年10月8日,环球教育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2011年11月,培生集团以2.94亿美元收购了环球教育,环球教育成为了培生的全资间接子公司,同时从纳斯达克退市。今年2月24日,培生集团未经审计的2016年年报中显示,2016年培生营收45.52亿英镑,同比减少8%。培生宣布,将探索为华尔街英语寻找潜在的业务合作伙伴,以及出售环球教育的可能性。8月16日,培生宣布已将环球雅思出售给朴新教育,交易价格为8000万美元。培生称这是一次战略转型——从大规模地直接提供服务,到集中在具备更多扩展性的在线、虚拟和混合服务上,但在外界看来,这却是培生拓展中国市场的又一次失利。

培生集团在前几年发展势头很猛,2008年收购戴尔英语之后,开始在中国教育培训市场迅猛扩张,2011年收购华尔街英语、环球教育。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8月戴尔英语在北京的机构关门,培生集团在中国连连败北。培生连遭滑铁卢让业界推测,是不是在中国水土不服使得培生屡战屡败?

以教材为核心模式是失败主因

环球教育在出售前,曾经经历了几任高管更迭。2013年12月,环球雅思创始人张永琪离职,北京商报记者问及当时出走原因以及对环球雅思易主的看法,他显然不愿提及,只是祝愿环球雅思未来更好。曾在环球雅思工作的图书经纪人吕蕾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她看来,培生发展水土不服的表现是“模式不同”。她说道,培生将环球雅思出售给朴新教育,对培生和环球雅思而言,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培生过去在国外的培训业务,往往是伴随着出版物的内容而做的,比如说,以《新概念英语》为核心来进行教学;但国内却正好相反,国内是根据培训的内容去选择教材。因此,在国内收购的培训机构,运营模式并非培生所擅长。

根据国内的培训方式,要根据每个地域的不同去设计不同的教学内容,教材都会发生改变,这种情况下,培生原本的“教学为教材服务”的运营方式便很难与国内模式兼容,教材很难统一,那么管理也会很松散。吕蕾强调说,培生的出版业务是它最重要的营收来源,由此开展培训是为教研服务的。但是环球雅思是为培训服务的,对培训的重视程度不同。二者步调不能协同,分离便是早晚的事。

同时,吕蕾指出,培生在中国市场另外一大“死因”还在于培生对人才的理解不同。也是由于培生的“教学为教材服务”模式,在标准化教材的情况下,教师职能发挥的空间便很小了。她举例说明,在国内,学生的学习效果实际上跟教师的教学方式有着很大的关系,不同教师针对不同的学生,会产生不同的花火。但学生不会只为一种教学模式活着,因此,弱化教师作用的培生,走向了最尴尬的境地。

吕蕾最后补充说道,培生的内部运作也有很大的掣肘——中西方文化和经验的差异,导致运营上的不统一。

而在桃李资本前合伙人、奇迹曼特CEO王文武看来,不同于国内的新东方、好未来等以K12培训辅导做起来的公司,国外大型教育公司一般是以版权和内容起家的,版权内容做大之后发行出版物,然后进入教育领域,然后慢慢产生培训,产生考试资格体系……最终成为一个庞然大物。可见,后者的天然核心竞争力便是在于内容的组织和内容产出,以及版权和发行这部分,而不是在于“教育培训”这方面,因此,二者也容易在“内部消化”上出现排异。

王文武认为,另一方面,培生的投资并购业务跟它本身的主营相关性也不是特别大,因此才会出现培生无论是收购华尔街英语还是环球雅思,虽说看似都是做语言类和考证类的培训,看似跟它们相关性很大,但是实际上的运营方式以及管理方面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最终效果并不理想。王文武说道,这个所谓“水土不服”的情况始终会存在。“收购企业的国内业务跟培生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协同,因此不能激发培生的核心竞争力。”王文武如是说道。

数字化转型寻求突围

2016年1月,培生集团大中华区技术副总裁关利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培生要花费3亿元完成数字化转型。在2016年的财报中,培生曾解释脱手C端零售业务的原因,并强调了其转型的目标:数字化。

财报中强调,培生数字和服务收入占比高达68%。而对于环球教育的出售,财报给出的解释是:培生希望专注于可扩展性更高的在线、虚拟和混合式学习服务。2017年培生将2009年收购的学习管理平台Learning Studio和Open Class进行剥离,培生认为学习管理系统是和教育无关的产品。

王文武表示,学习管理系统,初步可分为教务管理系统和教学系统。很明显,培生想通过标准化、科学化和信息化,这种方式实际上是着力于教务管理系统。这种阶段上可以提升全员的学习效率和管理效率,但对学习效果的提升是有限的。如果无法切入教学内容和过程,也就是教学系统中,那么培生的核心竞争力就无法发挥出来。这也通过培生的具体经营行为得到了验证。

经历了失败之后,培生在中国市场的拓展开始小心翼翼。今年7月,培生与国内知名在线青少儿英语教育平台哒哒英语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将在教材开发、师生评估体系、等级认证等领域开展全方位的全球合作,培生将旗下经典教育品牌——朗文PLE系列教材在线应用版权独家授予后者,同时将全球权威英语测评考试——PTE少儿英语考试中国惟一在线考点设在哒哒英语。同样在今年8月,“励步高阶”成为培生集团认证授权的爱德思英国国际中小学课程教学与考试中心(PLSC)。

王文武说道,培生跟哒哒英语达成内容输出和内容版权方面的合作,是明智的选择。实际上,培生是一家出版公司,它拥有很多版权,以及版权衍生出来的培训、由此而产生的考试等等,因此在“内容”方面,培生具有强大的竞争力。由培生提出考试的标准,保证内容的质量,然后由国内来进行招生和培训,以这种形式来进行合作,这样的“轻”运营可能会将培生这家“百年老店”的重担卸下一部分。

在王文武看来,培生跟线上教学产品合作,是良好的趋势。国内目前拥有一些中小教育企业,它们需要这种国际化的牌头,以及国际化的资质来加强自身实力。中小企业会希望培生的国际大品牌给自己保障诚信度。吕蕾也提出建议,一方面,培生需要发挥自身在版权方面的优势,以内容输出为主是它最擅长的领域,不可丢失城池。另一方面,中国市场的潜力大,她认为,培生决策层需要为此付出更多的精力去探索。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教育部牵头建立民办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下一篇:关于召开第三届中国教育智库年会暨“探索教育强国之路·高端教育智库助力自由贸易试验区创新发展研讨会”的通知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