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教育投资>深度分析 >文章

在线教育冰火两重天:上市、融资与淘汰、消亡同时上演

来源: 懂懂笔记 作者:范特西 时间:2017-09-08 文档编号:15048688733286


近一个月以来的多起成功融资案例,让一度被看衰的在线教育市场迎来了第二春。

8月14日,作业帮宣布完成1.5亿美元的C轮融资,刷新了在线教育领域单笔融资纪录;8月16日,少儿英语分级阅读平台读伴儿宣布获得2400万元Pre-A轮融资;8月21日,1对1在线教育平台嗨课堂完成5000万元A轮融资; 8月23日,在线外教英语品牌VIPKID获得2亿美金D轮融资,打破了10天前作业帮创下的融资纪录。

这一股火爆的气氛,与一年前行业内的一片哀鸿反差极大!

从2016年中开始,在线教育行业洗牌。在北商研究院及未来工场发布的《2016在线教育趋势报告》中,一组数据令人惊讶:行业从2015年底鼎盛时期的2000多家减少到2017年上半年的1143家。其预测称,到2018年会进一步减少到857家。

在这一轮大浪淘沙中,搞噱头、做秀场、缺实力、没远见的机构和平台大量消失。能留下来的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自然也就被热钱迅速盯上。

值得强调的是,在近几个月的融资项目中,懂懂笔记注意到资本方出现了腾讯、真格、红杉等互联网巨头和知名投资机构的身影。这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资本嗅觉很灵敏,对在线教育行业摘果子的思路很清晰。

火焰:点燃了头部平台的信心,以及资本的眼神。

从2013年逐渐兴起,到2015年迎来爆发,在线教育行业三年发展之后获得的不只有市场规模的逐年增加,也在不断上演优胜劣汰。

虽然进入投资高峰期,但是目前在线教育行业仍呈现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景象:一边是上市、融资的火爆消息不断传出,另一边是资源进一步向头部平台集中,中小规模平台不断被淘汰,竞争不断加剧。当然,场内也少不了类似这样的互撕——猿题库与作业帮前不久互相指责对方采取诋毁、诽谤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

可以说,在线教育行业的冰火两重天,让头部平台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资金和资源,而更多中小平台却要继续为自己的前景担忧。

 

近半年来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额屡创新高。种种迹象表明,K12(K12,幼、小、初、高连续12年的教育),再次成为资本青睐的行业。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比2016年增长30%左右。其中,K12阶段的在线教育发展迅猛。

究其原因,华睿投资董事长宗佩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阐述了三个理由:第一,应试教育是中国竞争最激烈的领域,父母舍得投入,也必须投入,因此K12教育需求旺盛、规模庞大。第二,随着产业结构变化,再就业培训需求强烈,各类职业教育繁荣。第三,80后90后父母日益重视幼儿教育,二胎也带来了新生人口基数大增,幼儿教育市场需求急剧上升。

另外,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也再次成为市场焦点。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在离职后也进入了在线教育行业,更准确的说是重返在线教育。

8月初,吴恩达启动了deeplearning.ai项目,在Coursera平台上推出深度学习系列课程。8月29日,吴恩达联合网易云课堂在国内发布Deep Learning微专业课程。实际上,吴恩达在斯坦福任教期间就创办了Coursera平台,与全球高校合作推出在线免费课堂。

   

市场规模的增长和资本的看好,也让在线教育平台纷纷登陆股市。包括新东方、好未来、达内科技、51Talk、博实乐教育等平台登陆美股;枫叶教育、宇华教育、睿见教育、民生教育、新高教集团等港股公司。

在今年7月举办的“2017中国互联网教育论坛”上,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预言:“教育领域未来还会有40家新东方和学而思”。

作为教育领域龙头企业的创始人,俞敏洪这番话还预示另一个现象:在这些处于行业领先位置的在线教育平台身上,已经显现出马太效应。比如英语教育平台51Talk,其业务表现就呈现较好的发展趋势。

根据51Talk 2017年Q1财报显示,其活跃学生数为13.45万人,较去年同期的7.19万人增长87.1%,现金收入同比增长 110.1%。

大者恒大,弱者愈弱。对于更多的小平台而言,未来的前景非常不乐观。

海水:不仅淹溺了“过河的小马”,也让更多中小平台涉险。

根据易观的数据,自2014年开始,国内在线教育平台以每天2.6家的速度增长,直到2015年达到顶峰,这一年也成为在线教育行业由盛转衰的分水岭。2016年开始,在线教育平台出现了锐减的情况,一度回到2013年至2014年间的状态。

 

在线教育参与者减少的情况在2017年仍在继续,小马过河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今年3月,明星在线教育机构小马过河进行了破产清算,此前还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强制员工停薪留职的消息。

令人唏嘘的是,小马过河曾在2014年赶上了第一波互联网教育红利,年收入达1.6亿元。而且,它还获得过多个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包括老虎基金、顺为资本等。

然而,就在在线教育爆发时,小马过河却遭遇了“水逆”。将资源和重心全面转移到互联网上之后,小马过河开始了大量的广告投放,仅在百度的投放就占到其营收的三分之一。而且,为了迎合互联网的低价特点,平台还推出了一系列低价课程。自此,小马过河的获客成本急剧增高,产品利润下降,亏损也在加重。

最终,小马过河难逃死亡命运。而业内普遍认为,小马过河不会是最后一个关停业务的在线教育平台。

事实也正是如此,文章开篇提到在线教育平台数量从2015年的2000家减少到2017年的1143家,其中一批在线教育平台包括趣儿网、梯子网、那好网、哈牛国机早教等等。不过,它们的遭遇可以让其他活着的平台引以为戒。

 

懂懂笔记注意到,上述报告中还提到了一组非常重要的数据:在活着的这批企业里,目前盈利的只有5%,10%持平,70%亏损,甚至有15%的企业濒临倒闭。甚至有行业参与者无奈地表示,在线教育太烧钱了,做不起。

如今,随着在线教育的“两极分化”日趋严重,越来越多中小平台做不起。其中原因有很多种,主要的几点包括高额的获客成本、低廉的课程价格、激烈的行业竞争,以及优质的教育内容稀缺等等,都使得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变得越发坎坷。

与此同时,与平台数量减少相对应的,是整个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次数的缩减。根据易观2017中国互联网K12教育市场年度分析报告数据,2013年K12领域融资次数为19次,2014年暴增至70次,2015年也是顶峰,达到111次。而2016年,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次数就减少了30次,为81次。

而且,即便2017年在线教育行业迎来了第二次融资春天,也并没有惠及全部参与者,拿到融资的基本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比如获得C轮融资的作业帮,在中小学类教育APP TOP15榜单中排名第一。

由此看来,在线教育行业的优质资源正在进一步向头部平台倾斜。而众多中小平台在发展中面临的诸多问题,除了资源的匮乏之外,还要面对BAT等互联网巨头和传统教育机构的重重挤压,举步维艰。

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的二次崛起,头部平台与中小平台的这种水与火的对比也会越发明显。虽然在线教育开始呈现回暖迹象,但是上述说到的关停原因仍然没有全部解决,行业痼疾依然存在。

至少行业内曾经流传过的这句话应该不会被轻易忘却:“教育行业是慢热的,它的盈利注定不会在短期内爆发”。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两部门:营利性民办学校名称不得冠以中国、国际等字样 下一篇:教育企业上市、并购潮涌 万亿K12教育产业快速迎来资本化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