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白丁会客厅 >文章

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涯教育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CAETT 时间:2018-01-09 文档编号:15154802053399

“白丁会客厅,往来皆鸿儒”。「白丁会客厅」是中国教育智库网倾心打造的高端视频访谈栏目,是“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教育主题空间。10月23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创新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中国教育学会“职业素养及学业规划教学项目”办公室主任周丽虹做客白丁会客厅,畅谈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时代的生涯教育。


生涯教育的宽度和深度在不断扩展

白丁:十九大期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同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到2020年全面实施高考改革。生涯教育与高考改革紧密相关,但对家长而言,生涯教育这个词还稍显生僻。请您简单介绍生涯教育所关注的内容有哪些。

鸿儒(周丽虹):在过去几年,生涯教育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拓展。从单纯关注人的心理,到关注人的成长,再到关注人的未来。目前,从内在而言,生涯规划关注的是人对自我的认识,从外部而言,生涯规划关注的是人对社会的认识。人从学生到成为社会人、职业人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例如,如何选择,如何发展自我,如何成就自我,这些看似很宽泛的话题都在生涯教育关注的范围内。

大数据与生涯教育相结合,推动教育发展

白丁:十九大报告提到,要推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大数据如何与生涯规划相结合,才能更好地推动教育的发展?

鸿儒(周丽虹):生涯教育领域开始关注大数据是近几年的事情。关注大数据是教育在发展过程中,以人为本,关注学生个性化发展的体现。

很多人讨论2017年上海、浙江第一批高考改革地区的考生中,为什么选择考物理的学生相对较少。这种讨论从原则上来说没有问题,但如果少了大数据的支持,就不清楚学生们行为背后的原因。虽然物理很重要,但如果学生确实对该学科没有兴趣,退而选择其他的学科,这是没问题的,这也正是教育改革鼓励学生个性化成长的体现。我们更关注的是,是否有学生虽然喜欢物理,但由于考试技术性问题而选择了其他学科,比如,是否有学生认为物理不容易得高分,退而求其次,选择了非物理的学科?这样的学生到底有多大比重,对高考改革政策的制定者而言非常重要,但目前没有这方面的数据。

与此形成对比的学科是政治。很多学生对政治学科并没有兴趣,但有相当多的学生在高考时选择考政治。很多学生并不是依据自己的兴趣或发展需要,而是根据考试制度本身的技巧性分析而做出的选择。这与我们考试设计的初衷是相悖的。

另外,很多学生为了上一所好的学校而放弃专业方面的坚持,这造成了很多学生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在就业时,逃避自己专业相关的就业领域,不得不转型。

如何避免这样的问题?大数据可以帮助我们。从高一时,基于学生的学习行为,追踪学生的兴趣爱好。在未来需要调剂时,高校招生部门能看到学生过去三年的兴趣爱好,可以知道学生之间的差距,高校在决定是否录取某位学生时就不仅仅参考分数。例如,有些学生喜欢人文学科,可以将学生调剂到人文类专业。有了大数据,相关部门能够进行更科学的调剂,减少相当一部分学生由于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专业而造成的痛苦,这对学生后续的职业发展有好处。

人工智能时代的三种职业

白丁:马云坦言,“如果我们继续以前的教育方法,不让学生去体验,不让他们去尝试琴棋书画,我可以保证,三十年后孩子们找不到工作。”关于三十年后,孩子们是否能找到工作的话题,最近也一直比较热。未来的社会可能需要哪些职业?

鸿儒(周丽虹):今年在高中母校开学典礼上,作为校友,我分享的主题是“人工智能时代的就业”。我分享的一个观点并不专业,但也许有价值:“人工智能时代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第一类是制造机器人的人;第二类是为机器和人服务的人,第三类是研究人与机器人之间的关系,以及解决机器人带来的社会问题的人。”第三类职业不容易理解。有人认为应该为人工智能设立道德底线。人工智能时代,如果没有道德底线,可能会出现美国大片里的灾难。人与机器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这也是人工智能时代对人类的挑战。机器制造后会影响哪些职业?人能否服务于机器?这是社会学研究的新课题。

要从广义上来理解制造机器这件事。在为一些高中生做选科指导的过程中,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制造机器人的过程中,有两件事情非常重要——第一,掌握算法这种能力,与算法最相关的学科是数学。第二,懂得传感器。与传感器最相关的学科是物理。数学和物理显然是基础学科中的基础。学生进入高中,开始深度学习这两个学科时需要清楚,这两个学科在未来二十年、三十年中要扮演什么角色。

人工智能或许可以替代40%或70%的职业,但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可以创造出很多新的职业。如果能前瞻性地思考这个问题,未来就不会被淘汰。所以在高一入学典礼上,我给学弟学妹们布置了一个任务,未来三年内,要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什么可以被人工智能化?什么不能被人工智能化?”要带着这个问题来观察自己和社会的生活,这样在毕业时就不会落伍。

体验式学习需要进行系统化设计

白丁:您如何看待马云提到的体验式学习?

鸿儒(周丽虹):从生涯规划的角度来看,体验式学习主要是指职业体验。职业体验的目的与马云老师的设想高度相关。现在的学生即便到就业时,对职场的理解、对社会生活的理解都仍非常狭窄。

拓宽学生视野,这在过往的教育体系中是缺失的。学校凭校内资源很难解决职业体验的问题。有些校长认为,学工学农、秋游、春游都是社会实践。寒暑假期间,中小学学生到社区居委会打扫卫生,这样的社会实践有意义,但参与这样的社会实践,对学生职业方向选择是否有帮助?能否在有限时间内提高效率?我在过去七八年时间里一直在推动学校进行在线模拟职业体验平台的建设,因为学校的社会资源、企业资源是有限的。如何让学生进入社会生活、得到相关体验?如何通过体验式学习打开学生的视野,提升学生对社会的认知程度?这些需要系统化设计。

研学旅行有益于生涯规划

白丁:教育部大力提倡中小学研学旅行。研学旅行与职业规划是否有关系?如何才能让学生在此过程中有更大受益?

鸿儒(周丽虹):研学旅行对生涯规划非常有帮助。

如何在这样旅行中,获得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有帮助?有几件事情需要做:

第一,学生研究性学习或研学旅行的主题要建立在选择的基础之上。有了足够的选择范围,才能进行更理性的选择。

第二,要体现研究性,要基于科学的研究方法。科学的研究方法对每个人都有帮助。能否在研究性学习前将研究方法教给学生?目前,这在教学设计层面是缺少的。

如果有相对理性的主题,有科学的研究方法作指导,即便是同样的活动,学生的收获与现在也会不同。

从一定意义上讲,知识的宽度决定了深度

白丁:未来二十年、三十年后,社会上存在的职业与现在可能是不同的。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鸿儒(周丽虹):从生涯教育的角度来说,未来在人才培养上要有质的突破,即,人的适应的宽度。我们经常提到螺丝钉精神、专业对口、技能深挖等话题。但是,面对未知的未来,我们不能掐指算未来会发生什么。未来是未知的,我们对未来要怀有谦卑的情怀。未知的未来对人才的要求是适应能力。

为什么我们现在大力推动对基础学科的重视和对基础学科价值的认可?因为基础学科中蕴含不变的定律。经济学再发展,经济学的定律不变,经济学定律是有数学作支撑的。社会学再发展,哲学的基础性东西也不会变,我们认知世界的方式不会变化。“万变不离其宗”,基础学科为学生提供的基础能力可以拓宽未来职业适应的宽度。

宽并不意味着浅。人只有具备一定的知识宽度,才有可能将不同学科的知识联系在一起。将来哪些职业会产生,哪些职业会消失,这是未知的,但具备基础的系统架构、跨学科能力的人在任何一个时代都能很快找到自己的生存定位。从生涯角度来看,宽度决定了深度,见多识广才能融会贯通。宽度与深度并不违背,而是相辅相成的。

在学生认知世界的初期,宽度更重要,因为在认知世界的初期,如果仅局限在一个点上,未来就只能在这个点上深入。对生涯教育而言,很大的挑战是要具备很强的想象能力。一位话剧大师在年轻时是口吃。需要多好的想象能力才能想到一个口吃的孩子未来会是话剧大师?爱摄影的孩子将来是否只能去做摄影师、美妆师?其实并不是。多元身份对于自己的主业也是非常大的帮助,可以让人更加丰富,更有内涵。对生涯教育者而言,除想象能力之外,还要有对未来的尊重,对人性潜能的尊重,不对任何人轻易下结论,而只能是一个陪伴者。

期待未来的孩子都知道今天所学与未来的关系是什么,期待我们的老师不仅知道教什么,还知道为什么教以及教的东西对学生的未来会产生的影响。老师帮助孩子知道今天与未来的关系。使学生学习有目标,有动力。人只要可以展望到未来,对眼前的困难就不会太敏感,有个成语叫“望梅止渴”,我们不是只画一个梅,而是真正给大家一个未来。在这个过程,社会中的每个主体都能受益。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努力让每个孩子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下一篇:教育企业上市、并购潮涌 万亿K12教育产业快速迎来资本化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