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白丁会客厅 >文章

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校长朱建民:新高考改革进行时,请稳住丨白丁会客厅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CAETT 时间:2018-01-29 文档编号:15171934543443

“白丁会客厅,往来皆鸿儒。”白丁会客厅是中国教育智库网倾心打造的高端视频访谈栏目,是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教育主题空间。1月29日下午,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校长、中国教育学会高中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国际交流协会中学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与教材中心特聘专家朱建民做客白丁会客厅,围绕高考改革话题,畅谈中学生教育。



新高考政策与过去有哪些不同

白丁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高考逐渐成为学生、家庭,社会关注的焦点。我们一度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形容高考,此次新高考改革做了较大调整,引起各方关注。您在过去的访谈中,提到过“后高考时代”的概念,您如何看待之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时代?与后高考时代是什么关系?

鸿儒(朱建民):高考是国家选拔人才的重要形式。不管出身、家境怎么样,学生都可以通过高考成绩,考上理想的大学,改变命运。在某种意义上,高考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渠道。但是高考也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用一把尺子衡量千差万别的个体。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代,为了在高考中获得高分,高考不考的内容,老师一般不讲。高考不考的内容,学生一般不学。很多时候,教育在围绕着高考画圆。

分数固然重要,但分数不能代表一切。分数解决不了钓鱼岛问题,解决不了南海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国家靠的是人才,靠的是实力。在高考时代,可能拼的是分数。在后高考时代,拼的不再是分数,而是一个人的想象力、创造力、领导力、合作精神和社会责任感。在后高考时代,我们不能仅仅盯着分数,而是要回归教育本质。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就是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人,以及怎样培养人。总书记提出立德树人才是教育的根本任务。

过去,高考作为非常重要的指挥棒,为社会带来了焦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对教育工作者教育战线带来了一些焦虑。

白丁现在,中考和高考都在全面推进改革。请您解读一下,新政策和过去的高考政策有什么典型区别?

鸿儒(朱建民)过去的高考,通过同样的试卷,用同样的标准选人。世界上不存在完全一样的两个人,正如世界上不存在完全一样的两片树叶。每个人的潜质、爱好、特长是不一样的。无论是新中考还是新高考,有两个亮点。第一个亮点是改变一考定终身,考试次数比原来多。第二个亮点是考试科目可以选择。过去,语、数、外三科是必考科目,如果考理科,就考理、化、生三科,如果要考文科,就考史、地、政三科。在新高考中,史、地、政、理、化、生等科目作为学业等级考试,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搭配。当然,学生如果要考物理系,物理就是必考科目。除了大学某个专业要求的必考科目外,其他学科学生可以任意选考。从这一点上说,比过去更加个性化,能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选择。


基础教育和科技教育应如何结合

白丁1月16号上午,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在此次的新课标改革中,正式将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处理、算法、开源硬件项目设计等划入新课标,也就是说这些可能会成为新高考的选考内容。请您以三十五中为例,谈谈基础教育和科技教育应如何更好地结合。

鸿儒(朱建民)当今被称为互联网时代、信息化时代。互联网已经深入到社会的各个领域,改变了人类的生产、生活。但是互联网在教育中发挥的作用,目前还是相对滞后的。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我国没有充分把握机会。在互联网时代,我们要弯道超车,迎头赶上。现在的中学生,大多是在2000年以后出生的,是互联网的原住民。

在互联网时代,查找信息、处理信息、运用信息的能力是一个人的基本素养。所以我们重视培养学生在这方面的素养和和能力。三十五中现在将通用技术课、信息技术课等作为必修课。这些内容将来可能要列入高考和中考的考试范围。

白丁现在的中学生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与互联网的接触是不可避免的。新课标也希望学生能提升这方面的理解和运用能力。但是在初中和小学阶段,家长对于孩子使用手机和互联网是比较矛盾的心态。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鸿儒(朱建民)在用手机这个问题上,我持开放的态度。

很难想象现在的学生一天不用手机。但是我觉得对于学生而言,要科学合理地运用手机和互联网。我接触到一些极个别的案例,有孩子痴迷网络,把自己封闭在家里,连吃饭时都不能离开自己房间,最后到了失学的程度。我们应该提升学生的信息素养,引导学生正确互联网,利用互联网来促进学生的学习、交流、交往,而不能影响了孩子的生理心理健康,影响正常的学习生活。

白丁北京三十五中在将科技资源与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结合方面,做得非常突出。这方面有没有可以分享的经验?

鸿儒(朱建民)2015年3月,三十五中高中搬迁新校舍,在高中校区实行了走班制、导师制、学长制、学分制、学部制等五制改革。现在,从高一到高三,学生做到了“一人一课表”,每年的寒假、暑假,学生在互联网云平台上选课,选老师。另外,还可以选择课程的分层,比如,语文、数学、外语分为A层、B层、C层,学生可以选择。俗话说,十根手指都不一样长,让所有孩子都选A层也不现实,所以根据每个孩子的潜质、优势、学习程度和设置的目标,让孩子选择课程。

白丁学校是否提供一些相关的支撑?

鸿儒(朱建民)学校有选课手册,并为每位学生配备了导师,每位导师负责5到10名学生,导师作为学业指导师、心理疏导师和人生职业规划师,为学生提供学业指导,帮助每个孩子认识自我,发现自己的潜质,做学业规划。每个学生选课的过程实际上是人生规划的过程。过去很多孩子到了高三,甚至在考大学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清楚要选择什么样的大学,最后选择学校的标准仅是和分数匹配,不浪费分数而已。有些孩子上大学后,不知道自己所学的专业是做什么的,所以他们很郁闷,甚至有些孩子会失学。现在生涯规划是必修课,帮助每个孩子设计自己的未来,帮助学生选择课程,制定学业规划

另外,三十五中建了一批高端科学探究实验室。为了学习知识,为了考试,以前传统的理化生实验室里做的实验多验证性实验。只要按照一定的操作规程做,最后会得出同样的结论。但是现在我们这些科学实验室里,进行的全部是探究性实验。过去我们注重学科本位,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任何问题都不是纯粹的数学问题、纯粹的物理问题或纯粹的化学问题。所以要打破学科界限。

学校不仅仅是一个学习知识的地方,还应该是学生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的地方。学生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所以,在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帮助下,三十五中建成了生命科学实验室、智能实验室、大数据实验室、空间遥感实验室、纳米和化学可视化实验室、天文实验室、智能化机器人实验室、航空实验室、航天实验室、风洞实验室等,每个实验室都有一名专职的博士或者博士后来指导学生。这些实验室超出了学科界限,实行综合性探究式学习。

学校与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科院的专家学者共同开发课程。现在已经开发了153个实验。这些课程是稀缺资源。为了和更多人分享这些课程,我们与清华大学下属的赛尔教育成立了课程研究院,制作在线课程。很多同学可以通过在线学习,获得一些选修学分。在学习过程中,有些学生对某个实验室感兴趣,在这方面有特殊的爱好、潜质、志向。我们利用寒暑假把这些孩子请到校内,进行线下学习,将线上学习和线下学习相结合。

未来的新高考不仅仅看高考分数,还要看在高中阶段,学生学过哪些别人没学过的课程,做过哪些别人没做过的研究。孩子们将来参加大学自主招生时,我校的这些课程可以对其有一定帮助。美国有大学先修课程,叫AP课程,我校高端实验室的课程就是中国的大学先修课程。


校内外资源应如何更好地结合

白丁教育不单单是学校自身的事情。校外一些机构怎样才能更好地协同,来促进中学教育的发展?学校如何更好地整合资源,为我所用?

鸿儒(朱建民)改变中国教育的力量有三种:第一种是行政力量。如果没有教育行政部门的支持,很多事情是做不好的。第二种是学校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老师和学生。三十五中有个理念:学生也是鲜活的课程资源,很多学生在某个领域,可能比老师还要强。第三种是社会专业组织的力量。要将这三种力量结合起来,形成合力,这样就能产生巨变。

我还有一个观点叫做“借船出海”。俗话说,有船出海不算本事,无船出海才算本事。无船怎么出海?自己造不起船,也买不起船,要借船。三十五中借助了清华大学、北航、中科院的船,这样,三十五中才能够远航。

一位好校长应该有这种资源意识,知道如何挖掘资源,整合资源。作为一名校长,要有一种胸怀。三十五中的实验室,从设计建造那天开始,就不是只给自己学校建的,我们要为国家培养人才。李大钊先生是三十五中的创始人,在95年前,他提出改变民族落后,发展教育事业,培养栋梁之材,有志者事竟成。95年过去了,李大钊先生提出的办学宗旨仍然适用。

今天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要让中华民族复兴,使民族能够强盛起来。民族的复兴,国家的强盛要靠发展教育事业,要靠培养栋梁之材,也要靠有志者事竟成。从事教育靠的不仅仅是方法和技术,更需要情怀。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教育者的初心,就是要为实现两个100年的中国梦培养人才,要为国家培养优秀人才。


如何培养创新型人才

白丁国家有一个目标是建设创新型国家。创新型国家和创新型人才、创新型教育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鸿儒(朱建民)现在国家正在转型,要从过去的生产大国,转型成为创新型国家。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确实有了飞速发展,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这40年的发展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我们用了廉价劳动力和资源,环境、空气被污染,能源被消耗,所以是不可持续发展。现在我们党的“十九大”提出五位一体的发展战略,把绿色生态提到非常高的高度。我们的教育也要尊重规律。凡是违反规律的事,都是要付出昂贵的代价。所以,我们按规律办事。现在国家经济正在转型。经济转型说到底是人才的转型。人才的转型要靠教育。教育的转型要靠教育思想、教育观念、教学内容、教学方式、评价方式以及教育体制和机制的创新。所以要建设创新型国家,一定要有创新的教育。大国要有大国的教育来支撑。

我们应该抓住世界经济发展的良好的环境条件。“十九大”以来,国家进入新时代。在新时代,教育应该进入新周期。新的科技孕育了教育的新形态。我们如何把握住这样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还是回到刚才说的,教育要为国家经济建设发展服务,要为国家培养人才服务,教育再也不能围绕高考画圆。好的教育一定要向前眺望30年。有责任心、有良知的校长,一定要想想未来20年,30年之后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人,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人。到2050年,我国要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今天在校的这些学生,在2050年时,是40多岁、50岁的人。如果没有创新型教育,就不可能有创新型人才,也不可能有创新型国家。

白丁国家进入新时代,这既是巨大的机遇,同时也意味着挑战。在这个机遇期,面对巨大挑战,人才很重要。对人才的综合评价标准或者评价体系变得很重要,因为评价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挥棒。新高考在录取模式上,首次将综合素质评价纳入到高考评价体系。学校如何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

鸿儒(朱建民)从核心素养还是关键能力,我们越来越关注学生的综合素质。在三十五中有三大学院,科学院、文学院和艺术学院。科学院以高端实验室作为平台。以鲁迅先生故居、鲁迅书院为基础,成立了文学院,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和家国情怀。以往的教育过分强调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处于弱势地位,我们要扭转这种状态。另外,以音乐厅和民族器乐博物馆为基础,成立了艺术学院。现在还与北师大文学院合作,开发人文和社科类的课程。

不管将来孩子们做什么,科学素养、人文素养、艺术素养都是一个人必备的三大素养。在这些方面,需要在基础教育阶段就埋下种子,培养学生这方面的素质和能力。

白丁您觉得艺术教育、体育教育,对现代中学生或者现代年轻人的素质培养,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和意义?

鸿儒(朱建民)我有一个观点:一所学校如果没有艺术教育,学校的教育就是不完整的教育。”钱学森对艺术教育特别重视。钱老曾经说:“我在科学技术方面对人类的贡献,要有一半功劳要归功于我的夫人。”钱老的夫人是著名的艺术家,艺术能够给人以创造力。艺术教育是学校素质教育重要的组成部分,要培养孩子在艺术方面的追求,使他能够去欣赏美,追求美,创造美。

在三十五中,把体育提到了非常高的高度。我最近提出一个口号——体育是三十五中的第一学科。过去有一句口号,叫做“坚持锻炼,努力实现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体育不仅能使人强壮体魄,还能培养人的拼搏精神、合作精神和规则意识。励精图治,自强不息,艰苦奋斗,有志者事竟成,这是三十五中的志成精神。志成精神与体育精神有相通的地方,就是在困难和挫折面前永不言弃,永不言败。

三十五中在实施走班制后,体育学科、艺术学科也实行走班制,学生除了完成必修的体育和艺术课程外,可以进行选修,比如,有些学生喜欢篮球,学校上篮球课时,打破了年级和班级的界限,把喜好篮球的学生集中在一起。有些学生喜欢钢琴、舞蹈、话剧,学校也满足学生。现在体育课和艺术课都是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定制课程。高考的选考政策,为基础教育的选学提供了条件。

白丁学生毕竟还要面对高考,提分的压力还是有的,学生、一线教师、家长怎样能够做到平衡?

鸿儒(朱建民)现在大多数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成才、成人。家长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有的家长觉得可能在学习上帮不了学生什么,但是可以帮学生报班。如果没给孩子报班,家长就像是没尽到责任。有些家长认为,如果已经给学生报班了,万一孩子没学好,将来就别怪家长。

有些家长可能把过去自己没有做到的事都寄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现在学校减负,在作息时间上做了一些调整,但是,课内的负担减了,家长在课外又给学生补上了,有的家长给孩子报了各种各样的班。我的主张是,不是说绝对不能让孩子补课,而是要听孩子说需不需要补,要多听听孩子的意见。

有位家长因为孩子外语稍微弱一些,给学生报了一对一的班。家长早上把孩子送到老师家门口,看着孩子上课去了。到中午下课时间,家长等了40分钟还没等到。其实是孩子逃课了,连老师家的门都没进。有时候,孩子学习的积极性被扼杀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一旦学生失去了兴趣,成绩就很难提高。成年人可以想想,自己不愿吃某种东西时,还要被强迫吃,甚至被灌下去的滋味。良好的愿望不一定能带来好的结果,家长要把孩子看成人,要尊重孩子,不要把他看成是自己的附属品。

老师也要把孩子看成人,尊重他的选择。三十五中主张,一位好老师的标准是心中有爱,目中有人,一定要尊重学生,而不能说为了学生好,就可以强迫学生,这样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我心目中的好学生与好家长”

白丁您心目当中的好学生是什么样的?您心目当中的好家长是什么样?

鸿儒(朱建民)我认为好的学生要能够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要有理想,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目标,了解自己有什么潜质、爱好和特长。我们的孩子最怕的是没有目标,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第二,要肯付出。只有理想,不愿付出,也是不行的。

第三,要脚踏实地,从小事做起。有些孩子心很大,眼很高,不愿意做小事。

白丁您心目当中的好家长是什么样?

鸿儒(朱建民)第一,好的家长应该给孩子树立榜样,尤其是在言谈举止方面。

第二,尊重孩子,把孩子当成朋友,能够经常与孩子交流。

第三,一位好家长要与学校能够很好地沟通。家校要形成合力。在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在不一致的时候,没有赢家,甚至可能会输掉孩子的前程。

处分是一种教育手段。学校不能打骂学生,不能对学生随便停课,通过教育手段,教会学生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让学生知道要有底线。有些孩子在学校里违反了纪律,要接受处分时,家长把处分看得很重,告诉学校,如果处分了学生,家长就会采取什么措施。最后处分不了了之。孩子毕竟是孩子,如果没有改变自己的习惯,虽然今天逃过了处分,但在明天、后天,他的某个习惯可能导致违法、违纪,学生可能要为之付出更高昂的代价。所以,在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不一致时,没有赢家。

白丁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从幼儿园的选择开始,就尽最大可能孩子去最好的学校。中考制度在改革,高考制度也在改革。建设创新型国家需要的创新型人才,与过去的人才的评价标准不同。在改革背景下,家长应如何参与到学生的成长中?

鸿儒(朱建民)用一件具体的事来谈谈家长对孩子的要求。三十五中的学生在寒假、暑假,选择新学期的课程。学校的课程分A、B、C三个层次。B层是达到高考的要求。A层是学生在某个学科上达到酷爱的程度,将来可能要从事该学科相关的工作。A层是高于高考要求的。C层是达到会考的要求,有些学生准备高考时不选某门课,那能通过会考就可以。

一些家长看到学生的选课结果后很纠结,“你怎么选B?你为什么不选A?你必须选A。”家长在这方面不要强求,也不要强求孩子一定要在哪门课上必须考90分或95分以上。

在选学校方面也是如此。当然,优质学校的校风和资源的确好,但是现在校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而校内学生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所以,还是要尊重学生,一定要看到学生的潜质、特长和优势,千万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家长要多倾听孩子的想法,要更多地关注孩子的个性,尊重学生的选择。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工业园区教育现代化研讨会 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召开 下一篇:教育企业上市、并购潮涌 万亿K12教育产业快速迎来资本化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