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教育投资>行业解读 >文章

课外培训野蛮生长降温需多管齐下

来源: 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路彤 时间:2018-02-09 文档编号:15181429843468



 现在对优质教育资源的争夺重心已经逐渐下移,对于家长来说,每一个环节都输不起,如果“别人家的孩子”参加了课外培训,而自家的孩子没有参加,就可能在教育竞争中处于劣势。这样的“囚徒困境”,让不少家长欲罢不能地驱使孩子参加课外培训班。 

  说到课外培训,现在的孩子们几乎没有不上的,基本上都是放学后就到各种课外辅导班继续学习和补习功课。 
  尽管国内一些省、市这几年相继出台治理中小学课外辅导的“减负”政策。但是,课外辅导市场的火暴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据媒体报道,提高班、尖子班、精英班、培优班、强化班……记者在北京、上海、西安了解到,近年来,针对中小学生的各类校外培训班市场火暴,培训机构蓬勃发展,大有喧宾夺主取代公办学校之势。 
  此外,记者梳理发现,这种火暴也带动了求职市场,在58同城、赶集网、中华英才网等平台的课外辅导求职和招聘需求越来越多。 
  根据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 
  《2017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白皮书》的统计也显示,平均每个家长让孩子参加过2种课外辅导。 


  望子成龙的向往 
  相关数据显示,国内一家大型的培训机构已覆盖37个城市,线下学生接近400万人,线上注册用户累计超过3500万人。 
  “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人数越来越多,每年还在增长。以2014年为例,我国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约占全体在校学生总数的36.7%,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更是高达70%。”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杨念鲁曾分析。 
  专家认为,当前我国存在的校外教育培训热,主要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存在幼升小、小升初择校热,加之用单一的分数标准评价学生,导致以应试为特色的各类教育培训机构野蛮生长。 
  “校外培训机构的野蛮生长,跟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有密切关系。”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卫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中国学校有重点与非重点之分,没有上重点的学生,有上重点的渴望,谁甘心做人下人呢?谁愿意输在起跑线上呢?于是很多家长出于对孩子未来的考虑,给孩子报上各种辅导班。” 
  张爱玲有一句名言“出名要趁早”,有分析指出,现在对优质教育资源的争夺重心已经逐渐下移,对于家长来说,每一个环节都输不起,如果“别人家的孩子”参加了课外培训,而自家的孩子没有参加,就可能在教育竞争中处于劣势。这样的“囚徒困境”,让不少家长欲罢不能地驱使孩子参与课外培训班。 
  一位重点高中校长曾说,一些培训机构吃透了应试规则,教给孩子的很多都是套路,而创新思维的培养一定是没有套路的。由于学校不能搞超前教育,相关培训机构就裹挟家长带着孩子拼命抢跑。 
  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一书中指出,“身份的焦虑恰恰伴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而产生,也随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越来越高而愈演愈烈。现如今,身份的焦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因为每个人获取成功的可能性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 
  “上的学校越好,将来找的工作越好”,“孩子,我宁可欠你一个快乐的童年,也不愿意看到你卑微的成年”……所有这些让家长们一刻也不敢怠慢。 
  上海市教育卫生工作党委书记虞丽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教育培训市场整体过热,培训机构逐利现象严重,甚至违背教育规律提前抢跑学习,无形中增加了家长的群体焦虑。 
  不管是望子成龙的向往还是源自中产阶级的焦虑,教育已经成了孩子力争上游的主要通道,让孩子们在教育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家长们考虑的问题。 
  有统计显示,目前最受3岁-12岁孩子家长青睐的科目分别是:英语、钢琴、舞蹈、绘画、口才等。80%以上的家长都为孩子报名参加了各种培训班。近四成家长为孩子报了两个培训班,30.7%的家长为孩子报了3个以上的培训班,没有为孩子报培训班的仅占7.0%。调查发现,46.8%的家长都抱着这样的想法,希望通过补习和培训,把孩子较差的功课补上来。30.1%的家长对孩子期望很高,千方百计想让孩子多学一点儿东西,掌握更多的技能。 
  不难发现,在各种各样的课外培训班里,都是钞票的味道。去年,一篇“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的暑假”的文章就曾刷爆朋友圈,一位母亲抱怨,暑假期间,去掉给孩子去美国游学的费用、请保姆的费用、孩子钢琴考级的费用、游泳班的费用等,3万的月薪所剩无几。 
  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8000亿元的市场规模背后,是家长们真金白银的投入,目前教育支出已经成为很多家庭的主要支出。 
  在以公办教育为主的教育体制下,我国学生家长为什么愿意支付课外辅导的费用?中国教育学会给出了三个方面的理由,“首先是中小学课外辅导成为教育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扮演着校外教育的重要角色。其次是由于我国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均衡,一些优质教育资源被集中在“重点学校”以及“重点班”中,而更多的学生无缘通过校内教育接触到优质教育资源,而课外辅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这一缺失。最后是中小学课外辅导在功能上与校内教学形成互补。”


 

  降温需多管齐下 
  虽说课外培训弥补了学校教育的某些不足,但课外培训的过热,不仅增加了学生学习负担和家长经济负担,很多课外培训班是为了考试而培训。所以,急需有关方面给课外培训热降降温。 
  但当下的课外培训市场仍在升温,几乎看不到任何降温的迹象。 
  中研普华研究员邓石乔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分析了这种情况的原因,“一考定终身的人才选拔录用制度没有根本转变。存在幼升小、小升初择校热,加之用单一的分数标准评价学生。许多名校“秘考”与“点招”考试早已成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其次,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家长为孩子选择课外辅导是理性的决策,当别人家的孩子没有参加课外培训,自己家的孩子参加会获得更大的优势,当别人家的孩子参加课外培训,自己家的孩子必须参加才至少不落后。” 
  课外补习在国外称之为“影子教育”,如影随形跟在学校教育后面,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弥补学校教育的不足,尤其是为后进学生提供课外辅导,就是所谓“补差”的功能。但是在中国,其功能普遍成为“培优”,越是学习好的学生上的补习班越多,整体上就拉高了班级整体的学习水平,不上培训班的孩子面临更大的竞争。 
  资料显示,在部分城市,“秘考”与“点招”考试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许多名校都十分看重奥数成绩,四大“社会杯赛”(迎春杯、希望杯、华罗庚杯、走美杯)与学而思杯、高思杯等“机构杯赛”的成绩,成为名校招录学生的重要指标。而对于这些比赛的辅导,只有在课外培训班才能学习。 
  北京的小杰妈妈给小杰报了英语、奥数、作文等5个培训班,她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孩子即将面临小升初,虽然北京小升初不考试,但靠派位上好中学的几率太低了,只有学习成绩好依靠‘推优’才能保证上得了好学校。” 
  语文出版社原社长王旭明认为,从教育内部来说,重考试、轻课堂,课上问题没解决,只好到课下解决,仅靠教育内部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往往收效甚微。这是各种培训班盛行的重要原因。他建议,要让课外辅导热降温,必须从根子上着手,深化教育体制改革,狠抓学校内部以课堂教学为核心的教学改革。 
  陈卫建议家长们需要理智地对待孩子的学习,针对性选择相关的课外培训班,“教育部门和宣传机构需要正面引导和管理,尊重孩子个性,以健康发展为目的。” 
  教育专家认为,给课外培训热降温既要千方百计地推进应试教育改革,也不能只靠应试教育改革。要从均衡教育资源、深化教学改革、完善校外培训机构的市场监管等方面多管齐下,课外辅导热才有可能降温。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2018教育怎么干?重点做这41件大事 | 奋进之笔 下一篇:教育企业上市、并购潮涌 万亿K12教育产业快速迎来资本化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