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白丁会客厅 >文章

夏飞委员:体制机制改革,为深化产教融合续航丨白丁会客厅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CAETT 时间:2018-03-14 文档编号:15210157473522

“白丁会客厅,往来皆鸿儒。”白丁会客厅是中国教育智库网倾心打造的高端视频访谈栏目,是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教育主题空间。

3月14日,全国政协委员、广西财经学院校长夏飞教授做客白丁会客厅,以产教融合作为切入点,畅谈教育领域中的热点和难点问题。



产教融合,为创新型国家建设提供人才支撑

白丁:前段时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文件出台之后,产业界和教育界都高度重视,都在集中学习。您作为大学校长,如何理解建设创新型国家这个新任务?产教融合的必要性和现实意义是什么?

鸿儒(夏飞)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高度重视创新型国家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建设要依靠人才,要依靠创新型人才。创新型人才,不只是高端的、研究型的创新型人才,也包括教育部这几年在提倡的应用型人才。应用型人才的有效培养途径就是产教融合。校企深度协同与融合,可以为产业、行业企业界培养大量的应用型、技能型人才。

这也是国际上的趋势。去年我曾去爱尔兰考察了二十多天,爱尔兰这方面就做得很好。爱尔兰有14所理工学院或大学。这14所理工高校,产教高度融合,培养应用型人才,科研也是应用型的。对于14所理工学院或大学而言,管理部门除了教育部、当地政府、高等教育局外,还有企贸局。企贸局对这些学校直接投入,参与人才培养过程。学校根据企贸局和行业企业的要求,培养人才,而且采取的是产教深度融合的模式。比如,科研方面,企贸局或者企业直接将资金给学校,在学校建立创新中心、研发中心、成果转化中心。另外,企贸局基本上全程参与人才培养,学生在企业实习实践,再到相关企业就业,这些企业也在企贸局的统一指导和组织下。

爱尔兰很小,只有400多万人口,但经济很发达,人才培养起了关键作用。而且爱尔兰的教育适应经济竞争力指标在国际上排第一,这里的教育适应经济竞争力指的是人才培养与经济紧密结合,促进经济发展。


人才培养,区域营商环境的重要指标

白丁现在全国都在探讨营商环境的问题。世界银行对营商环境有十项指标,但是没有看到教育作为其中一项指标。广西财经学院处于改革开放比较活跃的地带。请问夏校长,好的教育服务或者教育配套措施,是不是也应该是区域营商环境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呢?

鸿儒(夏飞):关于营商环境,我做过一些调查研究。现在,党中央、国务院非常重视营商环境,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营造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李克强总理提出“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要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如何评价营商环境,现在有很多指标。世界银行的指标体系做得很细,在我们的调研过程中感觉不是很适应,所以,两年前,我校自己立项,课题人员做了广西民营企业营商环境的指标体系评价。这个指标体系有6项一级指标,29项二级指标、125项三级指标。根据指标体系,设计了问卷,在线调研了397家企业,实地调研了165家企业,开了十几场座谈会。其中也涉及到教育,涉及到人才。

一些企业家投资某个区域时会考虑到当地能否招到所需要的人才,不仅会考虑到高级管理人员与高技术人员,还会考虑高技能的产业工人,技能型的产业工人有时更走俏,更难找到。一些企业家认为,如果在某个地区,哪怕用高薪都招不到核心的产业工人,这个地方的投资环境就要打折扣。

总之,营商环境包括很多指标,人才培养确实是其中一项重要指标。


地方政府可以在产教融合中有更大作为

白丁:刚才您提到了对爱尔兰的经验,提到了爱尔兰的企贸局。我们在学习国务院产教融合意见的过程中,得出一个结论,产教融合体制机制的建设可能是产教融合推向实处的非常重要的工作。您认为从国家层面,尤其是地方政府的层面,在产教融合的体制机制的建设方面,应该有怎样的更积极的作为?

鸿儒(夏飞):我校是教育部一百所应用型本科转型高校的其中之一,是教育部首批创新创业、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示范高校,这些年在应用型转型方面和产教融合方面做了一些工作。相对一般的财经院校,我校做得还比较深入。比如,与航天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深度合作了十年,共同培养人才,进行科学研究,共建跨境电商等重点实验室。我校还与和君商学、深圳物流电子协会等有深度合作。

总之,我校与跟企业结合得还算比较紧密,已经做了很多产教融合的事。但是我认为,产教融合要继续深化下去,需要推进体制机制的突破。首先学校跟企业的利益机制要弄清楚。企业与学校的诉求不同。企业讲究经济效益的,当然也讲社会效益。学校要培养人才,进行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我校为什么能与航天信息深度合作?主要是因为有共同的利益机制,对方需要我校培养的人才,同时还要一带一路中走向东盟,而我校与东盟有比较好的合作。反过来,我校需要对方提供实习实践基地、就业岗位等。

为什么现在一些学校与企业的深度的产教融合难以推进?如果只靠学校和企业,能做的还是有限的,需要国家和当地政府能够设计一定的机制。对于地方高校而言,当地政府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如果只靠教育部、教育厅是不行的,需要多个部门的配合。比如,培养人才需要教师,教师编制可能会涉及人社厅,科技方面可能还会涉及科技厅。另外,工信委、商务局等都要参与。

地方政府要转变观念。从产教融合中受益的不只是学校,整个区域都会受益,企业家会愿意到当地投资,也能为本地企业提供大量的高技能人才,增强当地经济的竞争力,提高地方的创新创业能力。

因此,地方政府要更加重视体制机制的改革,不能只靠教育部门或者单个的企业采取行动,需要多部门参与。在省或者自治区范围内,如果真想推动产教融合,可以由管教育的副省长,或者副主席,牵头成立领导小组,吸纳相关部门,并且提供一系列的配套政策支持。要在投入机制、组织机制、激励机制等方面要有具体的政策措施,例如,可以建立相关联盟,对产教融合中做得好的企业给予物质和精神的奖励。这样,深度的产教融合才能走得更远,才能持续下去。


学校破解“校热企冷”难题的有效路径

白丁:在产教融合方面,存在学校热、企业不热的现象。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开始主动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情况在好转。但还是想请夏校长分析一下,学校热、企业不热的最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对于学校而言,如何才能破解这种难题?

鸿儒(夏飞):还是刚才说的利益问题。企业和学校利益的诉求不同。如果没有找到真正的利益共同点,没有建立长效机制,就可能会产生校热、企不热的现象。说白了,企业比高校更实在。很多企业虽然关心教育,但是要真正将资金投到教育领域也不容易,因为回报周期比较长,回报效果不确定。

如果学校真正选好了企业,企业确实能看到自己的利益,就不会出现一头热一头冷的现象。如果学校不加选择或者只是在形式上做这件事,不考虑实际的利益机制,是不行的。一些学校与企业签个协议,挂个牌,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举措。

对学校而言,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定位好人才培养的目标,做好人才培养方案,扎扎实实将人才培养好,要打造人才培养的品牌,这样学校对企业才会有吸引力。

第二,要找到双方共同的利益点,找到企业的需求点,这种需求点不是一种短期需求点,而是长期的需求点。我校和航信能合作十年,不仅是因为航信需要我校培养相关方面的人才,更重要的是,航信通过我校走向东盟,走向一带一路。不仅有短期的需求点,也有长期的需求点,所以双方的协作可以持续比较长的时间,不会出现一头热、一头冷的情况。

同时,要注意,双方要有共同的利益点,但不能太功利化。比如,学校与企业合作,不要总想从企业获取多少资金。实际上,现在地方高校不怎么缺钱,有些学校还拿钱给企业。学校不要太功利化,要考虑自己的主要的目的是把人才培养好,打造出人才培养的品牌。

第三,不要将这件事当成形式去做。不能只是签个协议挂个牌,之后就没有其他举措了。


体制机制创新,使企业、学校能有更多突破

白丁作为公办学校,考虑到长效机制,要加大投入,是否会有一些现行的体制、政策方面局限?

鸿儒(夏飞):这方面我深有感触。作为校长,无论我从外面为学校争取多少资金和资源,都没人说话,但是,一旦要将资金从学校拿出去一些,就会有不同意见,比如,我校与和君商学院合作,每年在一个班上投入120万。这确实不是小数目,学校领导层当时有分歧,其他人也是为我考虑,有人说:“校长,审计时是要审计你。”项目要经得起审计,要有基本的采购方面的程序,要符合采购要求。我将财务、审计、纪检、监察、采购等人员都找来研究这件事,确定经得起审计。还有人认为,学校与企业合作,应该由企业出资,而不是由学校出资。我不赞同这种观点。同样的专业,与和君商学院合办的班里,学生素质明显要高,这些学生中很多会成为精英人才。与120多万的投入相比,无形的效益要大得多,所以观念方面也要突破。

学校可以借助企业的基地,也可以请企业的人才担任讲师。学校也可以借助企业的渠道促进学生就业。所以,学校也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太功利化,要从扎实做好人才培养工作的角度想这个问题。

企业比学校更讲效益,更讲利益机制。企业要有内在的需求点,才能认真参与产教融合,另外,要由政府组织企业来做这件事。政府要建立更好的体制机制,使企业更有积极性。

政府在体制机制方面的创新,要考虑投入、激励、组织机制等。另外,要出台一些政策,使学校无后顾之忧。同时,也要为企业松绑,鼓励企业的积极性,这样才能在全社会范围内做成产教融合的大事业。

体制机制的创新突破,投入资金方面还是比较低层次的,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困难,比如,我校与企业合作培养人才,建立的航天信息学院、和君商学院、深圳物电学院等还没有做成实体。原来的想法是希望改革力度大一些,比如,与企业合作,办与市场结合更紧密的工商管理学院,该院跟一般的学院不同,是与企业深度合作的股份制学院,做成校中院的形式。当时也有企业感兴趣。但这方面很难突破,因为资产是国有资产,涉及评估和增值。这些方面更需要体制机制的突破和创新。


教育要与产业同行,甚至还要前行

白丁:您提到广西财经学院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上处在特殊位置,承接了与东盟相关的专业人才培养。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产能要走出去,要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产教融合与一带一路的战略,是什么样的关系?

鸿儒(夏飞):广西在面向东盟,连通一带一路方面处于重要的区域战略位置。习近平总书记说,要发挥广西与东盟国家陆海相邻的独特优势,加快北部湾经济区和珠江-西江经济带开放发展,构建面向东盟的国际大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区开放发展新的战略支点,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

现在一带一路战略除了服务于原来传统的贸易升级,还要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通过优势互补,进行产业合作,另外,还要进行金融合作、人文方面的合作,其中包括文化交流和教育合作。

在产业合作的过程中,有时候不是那么顺利。其中的原因,除了产业层次需要提升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配套服务,比如,把项目投到当地,形成产业,需要当地有相关人才,这些人才要有语言交流能力、文化理解力,不仅懂技术,还要懂当地的国情。这实际上是一种复合型人才,一种趋于国际化的人才。另外,我们要培养人才,储备人才。教育要与产业同行,甚至还要前行。这样才能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


具备前瞻性眼光,以适应新产业革命的浪潮

白丁作为大学校长,请您展望一下,在科技快速发展、快速迭代的新时代,对应用型人才,对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教育部门应如何做好心理上的调整和技术上的准备?

鸿儒(夏飞):总的来讲,教育要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而且应该是要主动适应,主动适应科技革命、产业革命的趋势。为了使教育能够主动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最重要的是要有长远的、前瞻性的眼光。

以现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为代表的新的技术革命孕育着新的产业革命。对新产业革命浪潮的到来,学校要有前瞻性的眼光,要把握这种趋势,要前瞻性地做好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工作。只有抓住技术革命、产业革命的趋势,才能办好学校,更好地培养人才,更好地适应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要求。

产教融合也也要具备前瞻性。在现代信息技术、大数据挖掘等方面,一些企业走在学校前面,在这些方面的产教融合,有利于学校抓住机遇,适应科技革命、产业革命的趋势,培养未来所需要的人才。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关于举办高等院校专业化管理高级研修班 暨院校战略与规划模块课程通知 下一篇:关于举办高等院校专业化管理高级研修班品牌营销与管理课程通知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