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白丁会客厅 >文章

杜惠平委员:一切为了儿童的成长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CAETT 时间:2018-03-16 文档编号:15211905813530

“白丁会客厅,往来皆鸿儒。”白丁会客厅是中国教育智库网倾心打造的高端视频访谈栏目,是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教育主题空间。在两会期间,非常荣幸请到重庆第二师范学院校长、全国政协委员杜惠平教授做客本期直播节目,畅谈儿童教育话题。



为儿童教育砥砺前行

白丁:请对您和您所在的学校做个简单介绍。

鸿儒(杜惠平):我本人是理工科背景。儿童教育方面,我是个学习者。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作为教育界的委员,我一直关注教育问题。我也是一个父亲,一直在关心儿童的成长。

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儿童是民族的未来、家庭的希望。教育关系到每个家庭的希望。办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应有之义。作为一名家长,作为一位老师,作为重庆第二师范学院的校长,我深深感到压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的前身是原来的重庆教育学院,1954年开始办学。2012年,经过国家批准,我校转制成了普通本科院校。在成为普通本科院校时,根据学校的办学传统和资源禀赋,确定主要将师范教育作为办学重点。学校设立了学前教育研究中心,有一帮有志于学前教育的教授学者在做这方面的工作。

后来各学科也有一些相应的调整。2015年,根据学校情况,学校党委决定以面向0到12岁儿童的成长发展作为主攻领域。新建本科院校要将所有事做好是很难的,所以更要用心做好必须做好的事。0到12岁儿童的师范教育概念提出后,根据对这个年龄段儿童的理解,各个学科相互影响、交叉融合,形成专业特色,也可以让其他非师范专业受益。儿童教育是个大命题,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是说考试考一百分,学会写字唱歌就可以了,要认识世界,在幼小的心灵里形成对世界完整的认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需要各个学科的知识,来支撑面向儿童的教育。

儿童是家庭的希望、民族的未来。我校现在做得不一定有多好。给我们更多时间,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0到3岁,需要家长具备一定的专业性

白丁:国家高度关注儿童的发展,全社会高度关注儿童能够接受优质的、安全的教育。请您先简单谈谈,家庭、社会、学校应怎样看待0到3岁的早教阶段?应该做什么样的一些工作?该重视什么?

鸿儒(杜惠平)第一,0到3岁的孩子处在脑快速发育的阶段,对事物,对世界的认识正在逐渐形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没有社会化交往的需求,处在探索世界、认识自我的过程中,不会太多考虑他人。在这个年龄段,家长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家长也最应该把精力放到孩子身上。

第二,这个年龄阶段需要真正有爱心,有耐心,最好还有一定专业素养的家长。虽然家长可能只带一个孩子,但这个孩子有特殊性,也有一般性。在教育体系中,我们把这个年龄段的教育称为早教。早教的方式更多是父母亲和孩子在一起,特点是交互性,是在很小范围内,在专业人员指导下进行的。

白丁:并不是每个家长都有专业性。作为师范院校的校长,您认为在0到3岁的早教阶段,师范院校能为家长的成长和教育提供一些什么帮助?对于家长,您有哪些建议?

鸿儒(杜惠平):第一,在直接的培养人才方面,我校培养的学生有一部分未来会进入早教机构,做早教的辅导员或老师。第二,在教学研究活动中,产生出了大量的成果,比如,认知领域的研究成果、辅导材料、认知领域的研究、编制的活动和玩法等。

家长如果感兴趣,可以看看视频资源或正式出版的书籍。家长要做有心人,可以找专业机构寻求帮助和指导,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学习,了解信息,促进孩子的成长。

很多人认为八个月大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其实他们什么都懂,虽然不是我们平常说的那种懂。孩子会有自己的察觉和反应。

每个父母都会经过一些过程,孩子第一次叫爸爸妈妈是对父母最好的奖赏。孩子为什么会发这个音?是偶然的吗?每个家长的经历都比较短,孩子很快就长大了,父母很难形成一些系统性的认识。但专业人士见得多,认识理解深刻,所以,一方面家长可以寻求专业人士指导,另一方面阅读专业人士的著作,从中了解更多的东西。


关注3到6岁孩子的成长,不是多开几个幼儿园那么简单

白丁:3到6岁孩子的教育最近成为热点。一些极端事件以及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供给不足都引发了关注。请您先整体做个分享。

鸿儒(杜惠平):3到6岁是我们所谓的幼儿园学习阶段,在幼儿园学习阶段,我国还存在很多问题。但可以看到,通过几轮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整体形势已经有了好转。有个明显趋势是,我国幼儿园学位数量的增长比人口增长速度快。在未来会有更多的普惠性的和各种有特色、有质量的幼儿园。

3到6岁是儿童智力开发的早期阶段,更是儿童一系列习惯养成的重要阶段。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开始有了与他人交流、合作的需求。大家普遍认为,3到6岁是我们熟悉的领域,但是随着对认知科学、对神经科学的理解和认识,随着我们考虑问题越来越系统,越来越深入,我们发现对3到6岁这个阶段我们知道的还非常有限,现在远远没有形成一些定论来实现标准化的教育。所以这个阶段的教育是开放的领域,是可以继续探索的。

幼儿园教育非常重要。现在的问题之一是普惠性幼儿园以及优质教育资源比较少。

白丁:您此前接受媒体访谈时,明确反对将学前教育阶段纳入到义务教育。请谈谈您的观点。

鸿儒(杜惠平):这涉及公共服务的量力而行和尽力而为。如果现在全部用普惠园的方式来做学前教育,确实不是现在的阶段能达到的。有些家长希望能将孩子送到幼儿园,让幼儿园全部包管孩子的教育,这是个大问题。这个阶段的教育,家长依然不该缺位,仍然应起主要作用,要让孩子感受到亲情,体会到爱,让孩子能与家长进行情感交流,良好习惯的养成,也是家长要参与的。如果全家围绕一个孩子都不能将孩子管好,幼儿园每个老师负责十几个孩子,也不太可能将孩子管好。另外,与3到6岁的发展过程中需要解决的所有问题相比,孩子在幼儿园要解决的问题只是一小部分。

现在应该关注幼儿教育阶段,政府也应该尽最大的能力来提供更多的普惠制幼儿园的学位,让大家能在家门口上幼儿园,这样最大的好处是让孩子有更多的时间享受家庭生活,有更多的时间享受社会基础设施带来的便利。

更重要的是,要将这个年龄段儿童需要的东西定位好,然后分析家庭能提供什么,学校能提供什么,社会能提供什么。只有各方形成合力,大家共同关注3到6岁孩子问题,学前教育的发展才会更进一步,而不是简单多开几个幼儿园那么简单。

白丁:过去几年,每年都会爆出一些比较极端的事件。您认为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鸿儒(杜惠平):每个行业都会有一些问题。我国每分钟有33个儿童出生。为了这些孩子的健康成长,我们必须思考造成这些问题背后的原因。

第一,从业者的素质。现在有一个思维定势:博士毕业可以教大学,硕士毕业教中学,本科毕业教小学,学前教育的老师只要中职毕业就可以了。其实应该反过来,应该让最优秀的人才从事学前教育,使最有研究能力、批判性思维,最有爱心,最有耐心,最愿意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来做学前教育的老师。但遗憾的是这个行业普遍收入较低。有人说,每月请一个保姆都要花几千块钱,但幼儿园老师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一两千,想让这些老师做得很安心很专业,恐怕很难。一些师范院校学前教育专业每年招收的三四百人中,男生往往是个位数。如果一个男生学了这个专业,恐怕收入很难保证在社会上立足。所以,如果有男生愿意参与到幼教事业中,就很了不起。应该通过一定的政策、措施,吸引更多更优秀的人从事学前教育,要改变低收入水平的现状。

第二,关于家园互信。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手段加强监控,是不是合适,可以再探讨,但有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的,幼儿园跟家庭之间要有充分的沟通交流,幼儿园要用专业精神和敬业态度让家长放心,而不是靠摄像头来让家长放心。没有家长和幼儿园之间的有效沟通、互相的理解和信任,事情就很可怕。技术手段应该是最后一道防线,不应该取代彼此之间的信任或理解。比如,幼儿园设置开放日、家委会,通过这些方式,或许可以更好地解决一些问题。

第三,关于从业门槛。不排除一些从业者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要用一些专业的测评手段和工具,提高幼儿园教师的门槛,选择那些心智成熟、从内心喜欢孩子、愿意从事这个工作的有专业能力的人来做幼儿教师。

加强队伍建设,加强家园之间的沟通交流和互相理解。幼儿园也应公开一些信息,获得家长的认同和理解,才是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第四,关于幼儿园的管理机制。无论是相关部门对幼儿园加强管理,或者幼儿园本身加强自身的管理,政府部门对幼儿园进行考评,总之,要有一些必要的手段来关注儿童的问题。

白丁:了解到重庆二师已经将很多资源投入到对儿童居住环境、儿童服装相关的研究中。目的是什么?

鸿儒(杜惠平):这个年龄段是孩子开始认识世界,开始理解世界的时候,有很多规律。比如,同样一幅画,大人看到的是整体,但小朋友更关注细节,而不是大而化之的东西,所以面向儿童的设计与成人设计的角度不同。另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开始建立秩序感,什么时间吃饭,什么时间睡觉,什么时间上厕所,这些习惯是需要养成的,还需要跟小朋友进行同伴学习。全社会还缺乏足够用心为儿童设计的生活设施、玩具、教具、服装、环境等。


6到12岁,依然有些问题值得探讨的阶段

白丁:接下来谈谈6到12岁的教育。基础教育还存在一些问题。正因如此,中考制度、高考制度在改革。最近教育部下大力气整顿不规范的一些课外辅导机构。课外辅导火热,很多家庭把很大比重的收入投入到课外辅导,表明基础教育中的学校教育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课外辅导中存在一些乱象。请您就这些方面做一些解读。

鸿儒(杜惠平):这里主要谈两个方面:

第一,这个阶段的教育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以前有小升初考试,现在已经是就近直升,没有直接的考试升学的压力,已经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和各级各类学校产生了良好的影响。现在小学生的幸福感比原来有提升。另外,原来的培训机构更多讲的是考试技巧,现在越来越多的培训机构是培养科技、艺术相关的爱好,功利色彩越来越淡化,这也是好的变化。

第二,现在对小学教育阶段,有些问题依然值得探讨。小学教育可以细分,分成初小和高小,前三年的初小和后三年的高小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有没有性质上的变化?我认为会有一些变化。

我校是重庆市最早开展免费的小学全科师范生培养试点的学校。小学全科老师是面向农村的,因为教师没有那么多编制,很多课程开不起来。在与小学校长的交流中发现,小学全科教师原来是为了解决教师数量不足的问题,但是,越来越多的学校认为,对小学而言,全科老师更合适,至少小学前三年的老师是如此。小学阶段开始学知识,但对各科知识的理解很难分开。在初小阶段,全科老师还是有存在的道理。甚至在一些发达国家,小学的全科老师要跟随儿童读完整个小学。这也让我们反思,我们到底希望小学老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应该怎么样才能培养师范生,让他们未来能更好地承担启蒙者的任务?

为了让教师更好地承担启蒙者的任务,至少要从两个方面努力:第一,需要有更高素质、更高愿景的人从事这个领域;第二,要为教师提供各种各样的技术手段,让教师成为学习的组织者、协调者。不是让教师直接把东西教给学生,而是让教师推动小学生的学习。判断一所学校办得好不好的重要指标是小朋友愿不愿意来上学。其实考虑问题没必要那么复杂。只要孩子愿意到学校上学,那一定是因为这所学校有了不起的地方。

这个阶段,首先要解决学生愿意学的问题,我相信这也是不难的事,只要顺应孩子的天性,只要能真正激发孩子的好奇心。

所以我们需要对小学教育重新认识,重新思考。

白丁:刚才杜校长提到课外辅导机构有其积极的意义。可否请您再深入谈谈对这个行业的理解?

鸿儒(杜惠平):这是非常大的市场。在这个市场里,真正有能力,有内控机制、约束机制,愿意将这件事做好的机构还是有的,但这还是个鱼龙混杂的市场。如果不能正视这个问题,就无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要让更多的社会资源来为6到12岁的儿童尽其所能地提供差异化的服务,让孩子们有更幸福的童年。用什么方式实现?第一,要有包容的态度,让真正负责任、真正有愿景的机构来做这个事。第二,要改善、加强公共服务。这里的公共服务,不仅是面向家庭和孩子,还要面向这些机构。比如,有没有针对这些机构的信息披露制度?有没有评估评价制度?由谁来评价?有没有行业协会?采取备案制或信息公示的方式,让家庭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需要一些社会机构共同关注各个培训机构老师的教育背景和能力,对这些老师进行评价。当成本较低时,培训机构一定愿意规规矩矩做事。但如果用猫捉老鼠的方式,恐怕再严密的措施都会有漏洞。

我认为这个市场的环境越来越好,透明化程度越来越高。现在有这么多教育培训机构是因为有客观需求,学校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学校希望能做到因材施教,但从客观情况看,很难做到因材施教,不是不想做,是能力、精力水平等非常有限,需要有一些资源做补充。


儿童研究院,为儿童的成长而来

白丁:春节前,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和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共建的儿童研究院聚焦儿童的成长和发展相关的研究工作。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儿童研究院未来发展的规划和作用。

鸿儒(杜惠平):感谢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对这件事情的重视。我校是一所小学校,但我们也有大愿景。毫无疑问,儿童研究院是个大问题。不是说我们已经做了多少事情,而是我们愿意做多少事。关于该研究院,谈几个方面:

第一,关注0到6岁儿童的成长。在联合国对儿童的定义中,18岁以下都是儿童。从我们自身专业的意义上讲,我们更关注0到12岁的阶段,尤其是0到6岁这个最有开放性、最有挑战性的阶段。

第二,这会是一个开放的、演进的平台。希望吸引政府、幼儿园、大学、企业、社会力量等共同关注儿童发展,形成开放的平台,大家共同探索0到6岁儿童的成长规律,让这个平台成为研究成果产出、应用成果产出的平台。另外,希望通过这个平台,采集各方信息,人人都是贡献者,人人都能从中受益。特别是用现代一些技术手段收集信息,可以使我们形成对问题的再认识,同时在应用过程中,提供反馈,以便研究新的问题,形成良性循环。所以这个平台应该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演进的平台,不是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问题,而是提供一个起点,但不会有终点,因为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问题,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孩子。

第三,我校愿将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工作与这个平台结合起来,为平台提出贡献力量,也让我校的师生关注更多的实际问题。

第四,儿童研究院每年也会安排一次成果的集中展示和信息的集中交流。

白丁:白丁会客厅是智库主办的栏目。请杜校长谈谈,智库怎样才能教育的改革创新发挥作用?

鸿儒(杜惠平):第一,智库通过组织各界有不同背景和经历的人对教育问题来从不同角度提出自己的观点,大家可以互相启发,互相借鉴。

第二,术业有专攻。需要有真正对教育有深刻理解,对未来发展有洞见的专家为我们教育领域从业者指明方向,提供更好的建议,让从业者可以更专业,少走一些弯路。

第三,智库要对信息进行采集、加工、处理,在此基础上,形成政策建议,通过形成社会规范和政府的推动,对社会有更大影响。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重磅预告丨白丁问教两会之全国政协委员陈晓红(两会特别节目) 下一篇:关于举办高等院校专业化管理高级研修班品牌营销与管理课程通知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