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行业观察>教育视点 >文章

教育改革更进“一步”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熊丙奇 时间:2018-04-02 文档编号:15226419153554


2017年的浙江高考中,一位高分学生填报了一所独立学院的汉语言专业。大家普遍怀疑他是不是填错了。

考虑到这是新高考改革后的第一届考生按新志愿填报规则填报志愿、录取,为维护学生权利,在当地教育考试部门的要求下,这所独立学校给这名考生打电话询问他是否填报失误,如果填报失误,是否希望退档(以重新填第二阶段志愿)。结果这名学生回答,没填错,我正是想进你们学校的汉语言专业。

浙江新高考改革取消所有录取批次,实行分段专业平行志愿,每段可填80个专业。这种志愿填报方式,有利于学生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以前,就是喜欢某一专业,但要进这一专业却有很大变数,先要选择院校志愿,每个院校志愿要填6个专业,为避免退档风险,考生在填报自己喜欢的专业后,还要填满其他专业志愿,并选择专业志愿服从调剂。而实行专业平行志愿,如果喜欢某一专业,80个志愿都可填不同学校的这一专业,比如汉语言,可以依次选择80所大学的汉语言专业。这名高分进一所独立学院汉语言专业的学生,就属于此类。

但是,专业平行志愿也有其问题。表面上看,考生直接填报专业志愿,和申请国外大学专业很类似。可是,欧美发达国家的大学专业录取是独立的,即每所大学(专业)独立接受学生申请,独立进行评价、录取,而我们的专业平行志愿,却是要对所有考生按高考分数排序,再结合志愿投档录取。学生可填80个专业志愿,可最终只能拿到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大学的不同专业录取,只有一个标准——分数,而且几乎没有任何自主权,如果一个专业招5名学生,那教育考试部门就会投进5名学生,学校也得录取这5名学生。这带来的问题是,评价标准还是一元,考生还是特别关注自己的高考分数(名次)。

这也就是我国新高考改革的问题。

新高考改革实行3+3科目组合,取消录取批次,希望通过扩大考生的科目选择权,学校(专业)选择权,促进学生的个性、兴趣发展,这在局部起到一定作用,但是,整体录取制度的局限,导致基础教育依旧关注分数,存在学生功利选科、选课问题,而大学(专业)在按分数高低排序投档、录取的规则下,也难以通过学校与学生的双向选择提高办学质量。甚至大学(专业)的录取分数起伏,也根本反映不了学校的实力,这和学生填报志愿的走向有关,某年填的人多,分数就高,反之则低,即志愿填报有博弈色彩。

浙江高考志愿填报在取消批次后,实行按学生高考成绩分段填志愿,就是为避免不分段导致一校专业录取分差巨大,制造新问题。而这在国外大学专业中是不存在的,大学专业可自主提出申请条件要求,达到条件者提出申请。

说到这里,大家不难发现,浙江的新高考改革实行专业平行志愿,只需再走一步,从教育考试部门负责投档,变为大学专业提出报考基本成绩要求,再接受考生申请、独立进行录取,就可打破单一分数评价,引导学生结合学校招生要求发展自己的兴趣。由此也突破我国基础教育的应试困境。

推进这样的改革,是我对2018年教育改革的期待。2018年,我国教育改革进入攻坚阶段,需要直面现实的教育问题。要实现教育现代化,最关键的是两大教育改革。2018年的教育改革,应在这两大教育改革方面寻求关键突破。

一是推进教招考分离改革,实现学校自主办学,考试社会评价,高一级学校自主招生。这关系到基础教育的整体评价体系现代化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目前的人才培养受制于单一的升学评价标准。教招考一体化,使整个基础教育围着考试转,甚至演变为从幼儿园、早教开始准备高考。各级政府的减负努力被校外增负消解。要使基础教育关注学生的核心素养发展,就必须推进评价制度改革。

教育部负责人在十九大新闻发布会上提出,2020年将全面建立全新的高考制度,为实现这一目标,我国2018年将有18个省启动高考改革,与此同时,按教育部部署,我国各地都将在2018年启动中考改革(2017年年底,已有浙江、广东、四川等地公布中考方案)。推进中高考制度改革,对整体推进我国基础教育其他改革至关重要。

我国基础教育与欧美发达国家基础教育相比,是过度重视学生知识教育,忽视个性、兴趣培养,而要让基础教育关注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发展,必须以招考分离为核心建立全新的考试招生制度。

前文提到的浙江新高考改革,在实行专业平行志愿基础上,只需更进一步,把学生填报80个专业志愿,按考分高低投档转变为学生自主申请10个左右的大学专业,每个大学专业独立评价录取,一名考生可同时拿到若干所大学(专业)录取通知书,就可使文理不分科,7选3的价值充分体现。

另外,考虑到高职招生的现实情况,可以取消高职入学考试,实行注册入学,申请入学,宽进严出。而且,高职注册入学、申请入学,可放开户籍限制,只要有高中毕业证书,都可自由注册入学。这可为未来高考全面取消户籍限制,实现自由报考探索经验——如果大学自主招生、综合素质评价录取改革试点成熟,我国可以实行基于全国统一考试的大学自主招生,由此实现自由高考,全面扩大高考公平,也促进基础教育走向多元与个性教育。

二是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建立新型的政府管理学校模式,明确政府的教育投入与依法监管责任。在我看来,未来这方面的改革,最理想的内容至少包含四方面——

其一,完善我国教育立法,制定学前教育法、高中教育法、禁止超前教育法;

其二,建立国家教育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制定教育拨款预算,监督政府部门依法拨款,以此转变传统的教育资源配置方式,并防止政府以拨款干扰学校自主办学,给学校充分且独立的财政权。

其三,全面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实行真正的校长职级制,成立学校理事会,进行校长公开选拔,而不再由行政部门主导任命,选拔的校长对学校理事会负责。

其四,改革中小学职称制度,实行基于职务的全新聘任、管理,配套建立中小学教师年薪制、终身教职制度、同行评价制度。

概而言之,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必须解决行政治校和单一评价体系这两大困扰我国基础教育走向现代化的根本问题,实现教育家办学与学校自主办学、多元办学。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陈一丹:未来教育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和质量 下一篇:关于召开第三届中国教育智库年会暨“探索教育强国之路·高端教育智库助力自由贸易试验区创新发展研讨会”的通知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