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教育投资>行业解读 >文章

在线教育的快与慢,精品内容的进与退

来源: Alter聊IT 作者:Alter 时间:2018-04-20 文档编号:15242129463588

在线教育市场从不缺少标杆,可能是资本态度,可能是教学模式,也可能是政策上释放的一个信号。


1月15日,教育部首次公布了49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在双一流的东风下,慕课教育似乎迎来了新的春天。彼时距离慕课的“元年”已经有六年之久,慕课在国内的发展也已走过了五个年头。

映射到在线教育行业,慕课这一相对垂直甚至说被资本忽略的市场,重新站在了聚光灯下。深耕于此的中国大学MOOC随即公布了322门课程入选,其他慕课平台也纷纷拍手叫好,在国内有着公益属性的慕课课程,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


在线教育现状:沉下去和浮起来

在过去三年中,超过4400亿的热钱流入在线教育市场,换来的结果却是:70%的企业仍未找到盈利模式,15%的企业濒临倒闭,10%的公司维持着盈亏平衡,仅有5%的创业者实现了盈利。

其中的原因绝不是单一的,但资本的态度从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以近期大热的K12教育为例,哒哒英语刚刚完成了老虎环球基金和好未来投资的1亿美元C轮融资,海风教育在一个礼拜前公布了好未来和源码资本共同投资的数千万美元C轮融资,而在2017年底的时候,华平投资和元生资本促成了掌门1对1规模达到1.2亿美元的D轮融资……

这绝非是资本市场的一时兴起,在2017年教育行业在一级市场的十大融资事件中,K12相关的企业占比过半。或许这些企业在受众上还存在些许差异化,比如从题库产品升级为K12在线教育的作业帮和学霸君,以少儿英语作为切入点的VIPKID和哒哒英语,核心模式却无外乎1对1辅导的模式。此外,从好未来的多次出手来看,资本对于在线教育的态度业已进入到了投资赛道的阶段。

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便是:巨额的资金涌入同一市场,上演了一轮又一轮争内容、争资源、争流量的烧钱战,未能得到资本青睐的玩家逐渐被排挤出局。但资本又免不了“揠苗助长”的嫌疑,当市场规模不足以支撑如此多现金流的时候,投入和回报在很长时间内难以形成正比,与此同时发生的便是投资者的集体撤退。



而那些尚未被投资者发掘的市场,同样在上演着大鱼吃小鱼的残酷竞争。以教育部背书的慕课市场为例,有网易背景的中国大学MOOC独揽了近七成的课程资源,在数量上超过了其他慕课平台的总和。那么当资本重新看好这个市场的时候,格局又将如何变化呢?这和在线教育玩家的选择不无关系。


有人博出位,有人做生态

一位在线教育的创业者是如此评价行业竞争的,“在线教育这一行踏进去每一厘米都是坑,关键是坑与坑之间还是不一样的。”

恰因如此,外界对于在线教育的认知也总是徘徊在风口和寒冬之间。曾经年收入1.4亿元的“小马过河”倒在了2017年的倒春寒里,而“梯子网”在2014年宣布倒闭的时候,就曾引发“在线教育泡沫已破裂”的讨论。有趣的是,在线教育市场并不缺少“扶持”的对象,2017年获得融资的公司里,大多数诞生于2014年前后。

于是在线教育市场便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生存形态:弱小者搏出位,巨头们做生态。

处于风口的K12在线教育最能凸显“搏出位”的玩法。2017年8月份,小猿搜题公开指控作业帮恶意在应用内发布色情信息,称之为“这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卑劣最肮脏的事件,是一场自导自演、蓄意栽赃的阴谋”。随后作业帮回应小猿搜题指控系诬告,将借司法维护权益,双方上演了好一番口水仗。

市场占有率才是恶性竞争的根源所在,即便是新东方、好未来等龙头企业,市场份额加起来也不过5%。K12在线教育企业疯狂跑马圈地,争夺市场的时机,恶性竞争难以避免,搏出位的事件也屡有发生。

几乎所有的创业者都想成为独角兽,以至于不少赛道竞争白热化已经到了争座次的阶段。言外之意,只有得到了资本的青睐才有更多的可能性,但“跑得快”不等于“跑的稳”,在商业模式和用户层面缺少核心优势,“虚胖”导致的结局往往是昙花一现,且市场上从来不缺少先例。


相比之下,巨头们颇有几分从容不迫的姿态。早先上市的新东方和好未来正在扮演者在线教育领域的“巨无霸”,一方面通过自身业务的拓展,一方面借助频繁的投资并购,新东方言称将保持每年10-15家以上的投资速度,而好未来的投资速度要更为激进,特别是接连出现在哒哒英语和海风教育的投资者名单中。在线教育的赛道已经多达十几个,生态式的布局显然更符合巨头们的利益所在。

早早入场的网易也在做生态,只不过方式并非是投资和收购。从2010年开始,网易公开课、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网易100分、网易极客少年等等,网易的在线教育布局早已自成体系。虽然丁磊很少在公开场合提及教育战略,中国大学MOOC的强势表现以及此前网易云课堂推出的行家计划,精品化的内容或许正是网易对于生态的理解。


在线教育的“快与慢”

特立独行的网易折射了在线教育的另一面,在这场快与慢、进与退的抉择中,丁磊是否会是那个最有耐心的聪明人?

倒在去年春天的“小马快跑”是急于求进的典型代表。2011年的“小马过河”专注于线下留学一对一辅导,2012年的营收就达到了2000万元,成为新东方以外北京最大的留学辅导机构。学而思(好未来前身)的投资是“小马快跑”发展的转折点,从线下培训转型线上教育,在2013年后的三年里,几乎每年都有数百万美元到数千万美元的融资,最终在钱被烧光之后未能等来下一轮融资。

很多人复盘“小马快跑”的失败,得出了三个结论:教学质量不够好,流量再多也没用;免费用户很难转化为付费用户;教育市场不适合互联网高举高打的策略。对于这三个结论的合理性一直存在争议,却也出现了一个共识:在线教育成长周期比其他互联网行业都要长,教研、产品、技术都要重投入,如果考虑快速盈利就不可能有长远发展。

网易偏偏下了一局慢棋。在产品层面,通过一系列专注垂直的产品互补和促进,形成网易教育产品矩阵,使其既能承接用户不同需求,也保证了不同产品间用户的有效转化,形成持久战的姿态。而在内容层面上,仅网易云课堂合作的讲师/机构就多达5000余家,提供了约18万小时的教学服务,涉及职业、互联网、兴趣爱好等范畴内的100 多个细分领域。

这种基于产品和内容的深耕并非没有回报。网易云课堂总用户已经突破5500万,学员遍及国内34个省市及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形成了从渠道支持、质量跟踪、分成减免以及年度评优等四大维度来打造精品课程的科学体系 ;中国大学MOOC所积累的优质课程在行业内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可以预见的是,在K12教育的红利之外,在线教育将引爆更多的潜在市场,比如针对高等教育的慕课、打通了“学习—就业”闭环的职业教育、个人学习和技能提升的微专业等等。不可忽视的一点是,相较于急于求进的资本布局,稳中求进的精品内容或许才是收割市场的最佳方式。


结语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中国B2B2C在线教育平台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941亿,同比增长约30%,预计在2019年其市场规模将达到2727亿元。即便在线教育的玩家们进行着一场场生死博弈,市场的规模仍在逐渐壮大,在线教育终究还是长线竞争,且未来会更有看头。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看起来很美却难以切入的儿童早教行业,还有哪些潜在机会? 下一篇:《今日简史》:怎样的教育才有未来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