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教育投资>行业解读 >文章

教育信息化的三峡激流勇进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作者:杨沐 时间:2018-04-24 文档编号:15245481643593

 2018年,高考改革进入全面推进阶段,全国共有20多个省市加入高考改革的队伍中来。闻讯而动的,就有众多教育信息化领域的企业。

做教育信息化,技术上的门槛并不是那么高,如何将现有技术融入教学和教研当中,实现常态化才是关键。而其中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对教育的深刻理解和一线需求的积累。


如何理解教育产业

从科技程度来讲,现有科技对于教育领域足够用了,不能说现在的教育信息化的科技含量不高,现在大家都喊人工智能,其实真正的把现有的一些基本技术真正的融会贯通到教育教学的常态化应用当中就足够了。

许多人会希望能有一种高精尖端技术来解决教育信息化问题,但是真正的技术,我们认为应倡导的是一种常态化可推广的应用。举个例子,你不能说微信到贵州和到上海,上海的会用,贵州的不会用。

当然,中国教育信息化的程度,确实不平衡。等北上广深在讲一个东西的时候,他可能要比其他地区领先5年甚至10年。很多中西部地区还处于做基础设施阶段。我们的产品现在在北上广深的覆盖率已经过了65%。而中西部地区,我们更多的选择“圈地”。


独角兽仍未出现

从2010年成立至今,我们已经在这片市场中稳步成长了8年,教育信息化产品已覆盖全国24省(自治区、直辖市)、310个市(区、县),服务约5000所学校、数千万师生。即便如此,教育信息化行业,至今还没有出现一个巨无霸的领军企业,我们和市场上几家大的企业比如科大讯飞这些加在一起,也只占这个市场份额的一小部分。

教育行业无非有如下几种发展方向,C端和B端。但是在数字教育的市场,一定是BtoB再to C的,不可能纯to C,因为中国的教育中国大的环境就是如此。扎根课堂,专心满足好教育一线的产品需求,稳扎稳打是第一要务。

所以,面对当下竞争激烈、资本角力的教育信息化市场,我们不会去凑热闹。相比蜂拥如过江之鲫的“快公司”,在公司发展的路径上,我们更希望选择和用户一起成长,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执意做一家“慢公司”。

叶圣陶说,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它不是工厂做流水线,教育是个等待的过程,它是种田,禾苗长起来你要等。教育行业不能急,需要和用户一起使用、一起改进产品。

如果你把这些排名靠前的大一点的公司去年的数据加在一起,就会发现,也就是这个行业其实并没有出现巨无霸的领军企业,不是说以后不会出现了,现在至少没有出现。

大家在这个行业当中,还是一个群雄逐鹿的阶段,各自有各自的发展。你不能说谁的模式是错的,谁也说不好,各有各的打法。虽然教育信息化现阶段的竞争仍是红海,但在未来战略上的选择是有机会寻找到蓝海的。

这就跟走三峡一样,可能我们现在就面临这样一个拐弯的地方。可能你现在看到的是一个桥,大家都挤在这里。可过了三峡就是一片平坦的水面,你可能在过三峡的时候波涛汹涌,但是你只要过了这个桥,一切就不一样了。

现在我们可能看到的是整个行业的人的焦虑、竞争的惨烈,但是我觉得过了这个急流险滩,只要你过去了一定能够有平坦的水面。

在教育信息化领域里面,迟早有一天会出现类似于像BAT这样的大型企业。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不考虑那个时候,我只考虑现在稳扎稳打,我不发热,你们去搞你们的热闹,因为这个市场足够大,并不只有你死我活,足够容得下这个我们的空间。


教育均衡化求解

当然,我们在选择示范区的时候,一定会放在北上广深的地方,有句话叫做“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几个地方对于政策和对于改革最敏感,有些政策先行先试都会在这里。在这里用好了,它一定是领先中西部地区半步甚至一步,你把这里做好放到中西部去,肯定是够了。

教育均衡化可以分两个层面。首先是教育的贫困地区,例如老少边穷地区、基础设施薄弱地区和城市之间的均衡化;第二是城市里名校和普通学校之间教育均衡化问题。首先我们理解的均衡化,是贫困地区,老少边穷地区,基础设施很薄弱的地区和城市之间的均衡化。另一个往往被忽视的均衡化,也就是学区的问题。城市里面好的老师名校、名师和一般的学校老师,他们这种教育均衡化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的小升初,按学区不能择校。

这两种不均衡,是发展这么多年的现状。

我们去年提出了中国文化要走出去,今年叫做走下去。一个是“文化走出去”一个是“文化走下去”。其中一个是援外,一个是文化扶贫。对于一些欠发达地区的教育支持和支撑,对于教育领域叫做教育均衡化对于技术平台、信息平台来讲,我们是最能够、最容易达到给教育均衡化来助力的。

比如说基于我们的平台,通过课程直播,新疆的课堂连线的可能是深圳的一个学校,深圳好的老师,可以跟他们讲课,他们可以进行双视教学,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教育均衡化。

第二,从某个局部来讲,北京好的中学就那么几所,他们好的中学教案,这些老师,上课的视频,我可以分享到其他差的学校去,他们可以做交流。目前我们在北京市东城区做教研平台,也是给老师之间互相交流、提高的平台。

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教育信息化也并不能完全改变名师名校对教育资源的垄断,这需要一个过程,对于我们这样的教育科技的企业来讲,我们是为国家大的政策、为教育大的政策我们来提供技术上的支撑和服务。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教育行业投融资周报(4.16-4.22) 下一篇:教育企业上市、并购潮涌 万亿K12教育产业快速迎来资本化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