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行业观察>教育视点 >文章

在线开放课程如何促进高校教学改革?

来源: 中国教育网络 作者:中国教育网络 时间:2018-05-10 文档编号:15259386483619

在线教育如何助力“双一流”建设、在线开放课程建设与高校教学改革、“互联网+”助力教学变革等话题,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李锋亮、厦门大学现代教育技术与实践训练中心主任谢火木等分享了他们各自的观点,例如,从成本研究的角度探讨如何提高大学在线教育的投入动力,从实践的角度探讨如何通过倒逼机制来促进高校的教学改革。


从“成本”的角度探讨在线教育的发展




李锋亮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


因为个人研究方向是教育经济与教育财政,所以更为关注的是在线教育给一流大学带来的收益,以及学校提供在线教育需要的成本问题


MOOC的前身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推出的开放课程项目(OCW),MIT对其进行了详细的成本收益分析。根据相关的报告发现,首先,它为学校带来了收益,提高了MIT的国际声誉和教师在自身专业领域的学术声誉,以及教师教学与研究工作的效率,同时,增强了校友自豪感。


另外,该校的校友也成为该项目的学习者,有的是重学以前学过的课件,有的是学习大学时代没学的知识。甚至,一些在读学生也会参与选课,这意味着他们不仅仅参加面授,也参加学校自身提供的开放课件,还有一些新生表示,选择来MIT,正是因为了解到学校在这方面做得不错。


同时,在线教育也得考虑成本的投入。对于一流大学的老师而言,如果在慕课平台开课,他们的最大成本往往是时间。权衡时间成本的时候,当它促进了大学的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这三个方面,大家才会更容易地意识到需要“上马”在线教育,如果不能带来相关的促进作用,则它会呈现很强的惰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来提高在线教育投入的后劲和动力呢?在线教育如何助力“双一流”建设呢?


首先要有国际化战略可以借鉴加拿大的阿萨巴斯卡大学。它是一所远程教育大学,但实际上该校的研究工作做得非常好,尤其是在一些特定的领域,例如远程教育以及教育技术领域,都有全球知名的学者、顶尖的学者。此外,该校非常注重创新。


目前,很多世界知名大学的排名、学科的排名指标里,都将国际化指标的权重不断提高,如果高校发展在线教育方面,能够学习阿萨巴斯卡大学的国际化战略,借助在线教育吸引更多的国际化学生和国际化学者,以此推动国际化水平的提高,将带来教学、科研等客观指标的提高,以及相当可观的、容易变现的收益,同时,学校也有了提高投入的动力。


其次,要有高精尖战略例如,当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发展背景下,我国高校如果能够将这些数据有效地利用,来帮助教育学、社会学等学科的研究,这就是有助于建设世界一流学科的表现。


此外,要有精准服务战略。例如,社会服务方面,利用在线教育中的数据,促进培训、扶贫等社会服务的精准服务战略。


抓住这三点中的任何一点,在线教育能够助力促进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而且,在这样的激励下,也会吸引更多的世界一流大学、世界一流学科加入其中。



大机制“倒逼”教学改革帮助学生“抬头”


谢火木 厦门大学现代教育技术与实践训练中心主任


当前,大学老师面临一个重要的任务是如何让同学们“抬头”,这是一个艰巨的工程。以往的教学改革中,更多的是侧重于学校和院系层面,比如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整个教学大纲的修订,以及专业的改革、课程体系的改革,缺乏有力的改革措施,“填鸭式”的教学模式仍然普遍存在。


2015年,厦门大学接受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审核评估时,专家组提出几条建议,其中第一条就是课堂教学的改进建议。主要体现为课堂教学是“灌输式”的、以教师的教为主,“启发式、互动性、探究性”的教育偏少。评估会后,学校领导针对如何推进教学改革,特别是课堂教学改革,提出建立三个“倒逼机制”,深化教育教学改革的“两大工程”的对策。


第一个核心是智慧教室建设工程,可以称之为硬件倒逼,即通过教学设备设施的现代化,来倒逼课堂教学改革;第二个核心是慕课倒逼。这里提到的慕课是宽泛的概念,不是纯粹的慕课,此外还有SPOC、在线开放课程的建设及应用等等。通过这些建设来倒逼教学改革和课堂教学改革;第三个核心是制度倒逼,从整个学校层面,建立相应的教学管理制度。


具体来讲,第一个“倒逼”是硬件倒逼。对此,2015年,时任校长朱崇实提的两个要求是,智慧教室要便于师生方便快捷地展示信息,还要便于师生方便快捷地获取信息。此后,厦门大学以这两句话为基准,并通过实践陆续地增加了很多内容。以下是几点感受


首先,理念上要更新,要“以教师为中心”,向“以学生为中心”转变根据“以教为中心”,向“以学为中心”的转变,审核评估和评价方法也需有转变。以前评价可能更侧重于教学管理和教学评价,考察老师教得好不好、是不是一个好老师、上课是否生动、老师是否认真教学以及教学的水平等等。转变后,对于本科老师的评估,更注重考察学生学习的满意度,学生学得好才能代表老师教得好,这是两个理念中心的转变。


第二,利用最新的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以及大数据技术等来改造传统的教室和传统的课堂。


改变原有教室的空间布局。以前老师有一个突出的讲台,是老师表演的舞台,现在讲台被撤掉,变成一块平地,实现老师和同学之间平等的交流。


造型奇特的课桌椅“全面上线”。以前为了管理的方便,不管教室有多大,课桌椅大部分都是固定的。经过这一次改造,课桌椅的固定部分被改变,甚至为了便于课堂各种讨论,课桌椅装上轮子。尽管当时一些老师担忧桌椅的丢失问题,但是,我坚持认为不能为了管理方便而牺牲教学。


第三,课堂互动的改变,这是核心课堂互动不再是由老师提问,老师点名学生回答的模式,而是全方位的互动,在新的课堂能够实现分组教学和多终端学习。厦门大学的智慧教室里学习需要用到各种操作系统和移动终端,所以,必须让同学带手机进入。教室里有不同于校园网的WiFi,它用于各种视频、图片的浏览。


此外,互动方面还实现实时应答系统的功能。一学期后,学生用手机、平板电脑来回答问题的数据,能产生对此的学习过程的评价,这样的评价是由数据说话。


第二个“倒逼”是慕课倒逼,从2013年开始,厦门大学启动“千门课程上网课程”,2016年启动了厦门大学“本科生全部课程上网工程”。同时,开展实验教学中心的建设。厦门大学将普通的慕课和实验类的慕课对接,从实践来看,效果非常好。目前正在组织的这一批校级在线开放课程,申请的老师越来越多,特别是很多“一把手”的院长都来开课了,说明大家这方面的认识提高了。


第三个“倒逼”是制度倒逼。厦门大学规定,厦门大学的所有本科生课程必须上网,同时制定出台《厦门大学在线开放课程建设管理办法》,以及《厦门大学校内SPOC应用管理办法》。教师利用SPOC开展校内翻转课堂教学且立项,首轮上线开课按对应常规课程的2倍教学工作量计算,第二轮及以后按1.5倍计算工作量,给予开课的老师们实际支持。同时,把它的工作量写入绩效考核以及职称评定条例。此外,还有一些激励机制、评优课程的机制等等。


总之,如何建立适应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的评价机制特别重要,尤其是线上的教和线上的学,如何和线下智慧教室的建设结合在一起的问题,它不仅仅只是在线教育,或者在线课程建设的范畴,而是需纳入学校整体的大教学改革体系。所以,有了在线教育,有了三个“倒逼机制”,同学们的头自然就抬起来了。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高等教育如何高质量内涵式发展 下一篇:《今日简史》:怎样的教育才有未来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