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白丁会客厅 >文章

独家 | 康宁:从传统到未来,“学校形态变革”应取舍有道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白丁 时间:2018-12-05 文档编号:15440020433887

在面向未来的时候,要明确哪些是我们不能丢掉的东西,要回顾一下四百年来最重要的教育价值是什么。


——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康宁


2018年11月10日,“成为改变的力量——第三届学校(基础教育)创新发展研讨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本届研讨会以“创新教育:未来学校形态变革”为主题,吸引了全国千余位校长参会。


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康宁也应邀参加了研讨会上的《白丁会客厅》“圆桌论坛”环节,就大会主题“未来学校形态变革”分享了自己对未来教育的看法和建议。



从传统过渡到未来,

应取舍有道。


白丁(中国教育智库网总负责人、未来学校研究院院长郑德林):

今天我们大会的主题是未来学校形态变革,康宁老师很早就参与到我们未来学校研究与实验计划当中,对未来教育一直很关注。今年教育界发生最有影响力的一件大事,就是在9月10号教师节这一天,习总书记出席全国教育大会,请您结合全教会精神谈一谈我们未来教育的走向以及未来学校的构建。



康宁:我们现在探讨的未来教育就是在贯彻全教会精神。在传统走向未来的过程中,其实是由很多点组成的,并不是一个突然的转折。我们现在既可以说是面向未来,也可以说是在传统和未来当中。如何走进未来,这个过程涉及到一个分析框架。在三次科技革命与工业化的产业变革下,近400年学校模式由初等教育演进到高等教育并不断成为各国普及教育公共品或准公共品且总体没有被“颠覆”的原因,与这两个基本条件有关。构成学校教育的基本理念与一国公共品的供给模式(制度供给)能否被未来科技与产业变革“颠覆”,或是渐进性地逐步“替代”传统学校模式,在替代中哪些是最先“替代”且具有规模效益优化特征。这是一个正在进行式的分析框架,如果未来学校不是一觉醒来的“灰犀牛”来袭模式,那么,传统与未来就不是割裂的,传统血液必定流淌在未来之中,那就意味着经典并共识的教育理念是面向未来的精髓,它追随着现实的每一点“同向创新”都在未来的路上。


白丁:是的,这很重要。您觉得我们面对未来的态度该是怎样的呢?


康宁:关于面对未来的态度,我想谈三个方面。第一,在传统和未来之间怎么去看;第二,在替代现有学校的这些选择当中,用什么样的标准去选择这种替代;第三,分析框架就是要用什么样的价值取向和什么样的行动来践行你所选择的未来。


我们都知道,夸美纽斯的班级授课制以规模效益特征适应了工业化历程,延续近400年仍旧挺立作为现代学校的主流模式。也就是说,过去的三次科技革命都推进了经典学校模式的扩展,不是替代而是辅助。但这并不意味着即将来临的科技成果的“显现化”不会“替代”现有学校教学模式与“颠覆”现有教育经典理念。问题是如何判别怎样判别哪些“黑天鹅”技术能成为学校教育的“替代品”或“颠覆”经典教育理念?它们能够成为传统教育走向未来教育的“同向”经典“必需品”,还是“相背”的“超级泡沫”或“超额成本”。在分析框架上带来一个现实问题,在通往未来路上的每一轮“选择”由谁确定与做主。是由科技产业导致的商业营销,还是政府由产业政策引导的消费升级;是专家们议定的评估标准配置,还是学生与教师乃至学校置身其中的需求。


一轮轮科技“显现品”可能“替代”经典教育模式的“浪潮”不断汹涌拍打着坚固如礁石的学校大门,溅起浪花的高度与滑落的速度一样迅速从人们的眼前消失,这就是科技创新前夜与迭代成果应用的特点。三次科技革命对产业化的影响都是近一个世纪的时空,从第一台计算机诞生迄今也近七十年。说明是“替代”?作为规模公共品的学校变革包括本质理念,能够规模化并被制度安排的才有可能真正“替代”。我们在传统走向未来中的所有创新都是聚少成多地影响制度变革与制度演进。


既然科技成果的体验是教学过程中每一个师生的体验,这就决定了无数体验不在企业不在政府不在专家,而在无数学校之中。实现“替代”的唯一法则是经过千百万学生、教师、学校的千百万次体验并收敛为现代学校制度的“选择”。只有这样的“选择”法则才能对应现代科技发展的摩尔定律和香农定理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因此,规建中心鼓励所有基层学校参与的做法是符合这一科技演进与学校创新模式的。“未来选择在脚下”,任何企望一次“替代”或“标准”先行的做法都是不现实也是不经济的。


这里讨论的学校是“经典”意义范畴,“经典”是指有典范性、权威性并经过历史选择出来的“最有价值的”的事物。历史演进成就着“经典”,站在现实的每一点上都意味着既面对传统也面对未来,而决定“经典”由传统延续未来的是历经时代被选择的“最有价值”的部分,即学校教育的基本理念。这些基本理念是什么?假设无数次“选择”带来的“替代”是由“传统”演进到“未来”的过程,决定经典学校教育存在四百年的基本理念是什么?一个分析框架是,能够被未来科技变革“替代”的学校基本理念是“颠覆”传统学校的关键条件。


如果不能“替代”这一基本价值理念,那么,经典学校模式在走向未来中就不会被“颠覆”,但是它可能会更加多样与丰富。实践已知,新一轮科技还只能是部分“替代”或辅助,即“替代”现存教育的弊端与不足,如规模班级制度与个性化因材施教,终身教育的实现可以使学制缩短,大数据辅助分析改变教学管理与激励评估等等。因此,在面向未来的时候,要明确哪些是我们不能丢掉的东西,要回顾一下四百年来最重要的教育价值是什么。有了这样一个定力,面对未来眼花缭乱的产品、思想、措施、技术时,我们可能才会做出更好的选择。



在技术革新面前,应坚守教育初心。


白丁:从传统走向未来,其中涉及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我们再三斟酌。您觉得在未来学校形态建设方面,怎样做才能更贴近我们的教育理念、教育理想呢?


康宁:未来的科技进步提供教育的不确定性意味着有诸多的选择性,失去教育价值与教育理念的选择是传统走向未来最大的“危机”。我们常常走着走着忘记了回家的路,或被沙漠迷住了双眼,经典的教育本质与教育理念是教育初心与常识,回归教育初心与常识是提供选择与探讨传统与未来关系的“坐标”。而一些经典理念没有实施好或被忽略,正是科技辅助的用武之地。迄今为止,人类社会的叙事方式主要是历史叙事、科学叙事、艺术叙事,学校教育在培养人的能力上无非也主要是培育这三种叙事生存方式。未来,三种叙事由于科技进步会发生改变,但不会合而为一,因为世界需要多样性,这是真理。人的身心发展需要多重选择并实现人类叙事的多样性与丰富性,这也是真理,但需要教育探索并证实。


现在,我们学生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时间锻炼,每天十几个小时长时间坐着,会影响他的脊椎发育,而脊椎对个人的发育生长很重要。大数据和座椅结合起来,可以监测孩子的坐姿。这是一件很小的事,但对孩子未来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孩子的身心教育很容易被我们的技术发展所忽略,即使是很微小的问题,在学校建设中也应该及时落到实处。


白丁:康老师提出了很有建设性的问题,我们未来学校研究实验计划当中也已经展开了相关的研究。您对教育初心、教育常识的坚守令人敬佩。


康宁:谢谢,您说到教育初心、教育常识,我又想到了一个例子。对于幼儿园的晨检,如果单纯用互联网技术去替代孩子进园的问题,这远远是不够的。实际上对孩子而言,晨检不仅仅是了解孩子的基本数据,更重要的是我们对待孩子的基本态度,这是大数据不能解决的。面对未来,我们有所选择也有所替代,但所有的技术创新都应该以教育初心和教育常识为底线。


 

“白丁会客厅,往来皆鸿儒。”《白丁会客厅》是中国教育智库网和人民网·人民视讯倾心打造的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教育主题空间。



文字整理:徐锐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创新•创未来 “未来学校”博览会大幕重庆拉开! 下一篇:刘希娅:孩子的生活状态,才是学校最真实的教育质量体现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