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要闻>教育视点 >文章

这位美国校长如何独辟蹊径,让“差生”爱上学习?

来源: 外滩教育 作者:张凌峰 时间:2019-07-10 文档编号:15627583914334

编者按

 

在一个班级中,总会有那么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他们不遵守课堂纪律,嬉戏玩闹,爱发脾气。该怎么对待他们呢?老师们软硬皆施,却成效甚微。美国哥伦布城市学校副校长Olympia也曾有这种烦恼。然而,在实施了一种新方法后,“差生”开始向好学生转变,她是怎么做到的?

 

整合丨张凌锋   编辑丨Travis

 

如果要问一所学校的老师,在教学生涯中最头疼与害怕的是什么?十位老师中,估计有九位都会回答:“我最怕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

 

这些孩子们就像一个复杂的多面体,永远令人捉摸不透。

 

当他们安静乖顺时,仿若头上有光环的天使,连微笑都能照亮整个教室,让人心生愉悦;当他们跳脱暴躁时,却又像个长着犄角的小恶魔,一举一动都能对教室造成破坏,让人无可奈何。

 

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OSU)的Olympia对此深有体会。

 

 

Olympia Della Flora拥有OSU教育学硕士学位

 

2012年,在2年半管理岗的实习后,Olympia成为了美国哥伦布城市学校的副校长。

 

在那里,她收获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其中最令人记忆深刻的,便是她从一名“差生”身上学到了全新的教育经验。

 

靠着这些经验,她成功领导了哥伦布城市学校的逆袭,使其摆脱了州内排名吊车尾的状况;学校里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也变的乐于好学不再无所事事。

 

是什么经验有着惊人的威力?她又是如何获得这些经验的呢?OlympiaTED上进行了分享,外滩君对演讲做了编译与整合,以飨读者。

 

 

OlympiaTED的进行演讲

 

 

一位名叫D的男孩

 

 

Olympia任职的学校有一名叫D (化名) 的孩子,他才六岁,刚到上小学的年纪。

 

刚入学时的D非常可爱,小小的脸蛋带着微笑,热情又有礼貌,俘获了众多老师的心。

 

然而,在几个月的学习生涯后,情况发生了改变——D开始变得有些暴躁,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他会在课堂上大吵大闹,把桌椅敲的叮当响。

 

甚至,连教室的门也没逃过D的魔掌。他频繁地穿梭于门的两侧,就好像那是百米冲刺的终点。

 

有时他甚至会跑出学校大门,或许,他在为将来参加纽约马拉松比赛做准备。

 

 

纽约马拉松-全球规模最大的马拉松

 

不可避免地,D的这些行为会对整个学校产生影响。这种影响会持续到他的行为恢复正常为止。然而这一过程往往需要持续一个多小时,并且学校里没人知道如何帮助D,去加快他的恢复。

 

作为这所学校的副校长,Olympia很快意识到:D的这种情况比她和老师们所接受过的任何培训都要糟糕。

 

每次D的情绪产生波动的时候,她都在思考:

 

自己是不是在备课的过程中遗漏了什么?

自己该如何对待像D这样的孩子?

自己该怎样做,才能确保D的行为举止不会影响其他孩子的学习呢?

 

Olympia采取了许多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包括但不限于:找D“喝茶谈话”,老师们严加看管,与D的家长“谈心”。然而,这一系列举动都没能起到作用。

 

只剩下最后一个大招——将D劝退。

 

Olympia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方法。她解释道:劝退能让校园恢复平静,但这相当于变相地将D孤立出去,并不能真正解决D的问题。

 

这种情况并非只发生在她们学校,也并非只发生在D的身上。

 

确切地说,全世界的孩子其实都在与学习作斗争。

 

那些在斗争中找到方法并接受学校教育的孩子,会被老师称为“好学生”,而还没有找到具体途径的孩子,已然处于盲目、无助的境地,却还要被打上“差生”的标签。

 

不可否认,老师们需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

 

不过,当你站在一间被30位孩子挤得满满的教室中,他们叽叽喳喳地提问,并且其中一个孩子还会向你扔桌子的时候,选择让那位“坏学生”离开教室,远比厘清他的思绪更容易。

 

作为副校长,Olympia目睹了D“由好至坏”的改变,她试着更深入地去了解D,或许能从中找到引发这一系列变化的线索。

 

 

Olymia正在演讲

 

她了解到:D的父亲常年离家在外,而他的母亲为了养家糊口需要长时间的轮班工作,这使得D没有成年人可以进行沟通。并且在D放学回家后,他还需要负责照顾他的弟弟。(D才只有6岁!)

 

Olympia思考着:我们是否能因为,D只是在向校园环境过度时遇到了一些困难,而因此责备于他呢?

 

她决定找到能帮助D处理自己情绪的办法,同时教会D阅读和数学的核心技能。

 

Olympia归纳出了整个(帮助)过程中,最有价值的3点: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孩子们在抗拒什么。

 

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去学校上学需要经历一个艰难的过渡时期。因为他们正在从单一的家庭环境,转移到更加多元化的校园环境。

 

对此,Olympia与老师们为D 准备了一个安静的空间:这里配备了摇椅、柔软的垫子和一些书本/绘本。在早晨的时候,D可以离开其他孩子来到这个地方休息。

 

学校决定给予D足够的时间,让他按照自身状况来慢慢地适应校园环境。

 

同时,老师们也在寻找更多方法,帮助缓解D的情绪。

 

举例来说,考虑到D乐于帮助年幼的孩子,老师会请他充当幼儿部的帮手。现在的D已经可以自如地进入幼儿园教室,教孩子们如何写信了。

 

事实上,D已经成功地与好几位连老师都感到棘手的孩子打成了一片。

 

Olympia表示: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不过D的确为幼儿园里孩子情绪的缓解,提供了切实的帮助。

 

这意味着,来自同龄人的影响远远大于成年人。

 

Olympia与老师们会和D一起欢笑和歌唱。

 

虽然校长和老师们跟孩子们一起笑这件事,听起来很傻,但这切实有效。

 

Olympia作为副校长在广播中讲笑话或唱歌时,这以笑声结尾的广播,显著地缩短了D情绪失控的时间,加快了老师们与D之间情感链接的建立。

 

大家可能会说这很不切实际,因为并非每个孩子都能获得这种特殊待遇。

 

Olympia与她的教师团队正在为此努力:一旦通过D找到了对应的工具和策略,那她们的教师团队就会将之奉行于众。

 

 

Olympia正在演讲

 

 

能奉行于众的改善计划

 

 

Olympia与老师们开始主动地去发现并解决孩子的异常行为,而不是等这些行为出现了再作出反应。

 

团队制定了相应的教学计划:去教导孩子们如何辨别自己的情绪;如何使用正确、健康的应对策略,去处理那些不良的情绪。(例如:从1数到10,转一转小陀螺或者快步走) ;在学习过程中,老师们也增加了让孩子大脑获得休息的时间,孩子们可以唱唱歌,做做瑜伽或者去参加学校安排的体育活动。

 

对于那些忍受不了长时间坐着的孩子,学校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加灵活的座椅,如摇椅和健身自行车,甚至还有椭圆机,老师允许他们用脚转动位于桌子下方的踏板,来缓解自身情绪。

 

这些变化鼓励着孩子们尽可能久的呆在教室中,帮助他们集中注意力提高学习效率。

 

当那些不良的影响因子减少后,所有孩子的言行举止都更优秀了。

 

值得注意的是:购置这些器械没有花费学校过多的资金,并且老师们认为这一决定是物超所值的。

 

举例来说,每一所公立学校都有一些教学支持:它可以是一本书,可以是一块白板,可以是灵活的座位,也可以是一个小陀螺,甚至可以是把学校的墙壁涂成一种更平静的颜色,这些都能让孩子们更茁壮地成长。

 

Olympia说到:“所有的这些描述,并非让人们忽略对于学术工具的投资。相对而言,这更像是呼吁大家将社会工具提升到与学术工具对等的位置。”

 

事实证明,对于社会工具的运用能够有效提高教学的质量。

 

通过认真对待孩子的情感发展,帮助他们管理自我情绪,Olympia所在学校学生的阅读和数学成绩产生了巨大的提升。

 

这种提升,远远超过了老师们的预期,也因此将许多与他们原先处境相似的学校远远甩在身后。

 

第二种Olympia用来帮助孩子进行情绪管理的方法,是利用“杠杆作用”。

 

作为一所公立学校,有限的资金使得她们无法雇佣专业人员去处理学生的家庭问题,老师们也没有接受过相关的培训。

 

因此,Olympia尝试着去接触一些本地的机构来帮助解决这一问题,例如当地团体、社区机构、学校等等。其中,与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合作,影响最为深刻。

 

俄亥俄州立大学为Olympia任职的学校,提供了许多优秀的大学生。

 

这些大学生研习教育学和校园心理学,并且也知道如何开展校园中的社会工作,完全可以填补她们学校该类专业人才的空缺。

 

专业的大学生与老师们一起合作,可以去帮助校园里那些最“棘手”的孩子。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合作并不是单方面的索取,而是互惠互利的。

 

学校的老师,能够在合作中接触到来自大学的新潮学术思想;而大学生,也会在相应的课堂和案例中获得实战体验,来巩固他们的学识。

 

学校与当地的国家儿童医院的合作所产生的作用也不容忽视。双方在学校中建设了一座健康诊所,为孩子们提供身体与心理健康服务。

 

诊所的设立极大地提升了教学质量:身体上的小毛病可以在学校获得治疗,因此课堂出勤率得到了提升;学生在校期间可以随时接受心理咨询服务。

 

孩子们敢于问、乐于治,情绪问题得到了极大的疏解。

 

第三点,便是对教学计划的重新审视。

 

Olympia组织老师们学习布鲁斯·佩里博士(Bruce D. Perry)有关儿童心理学的研究,帮助教师发展心理专业技能,更好地开展教学。

 

老师们从中受益良多,尤其是博士针对——不同童年经历会对幼儿大脑发育产生影响,的研究。

 

老师们了解到:孩子们童年的一些消极经历,会对其大脑造成一定程度的创伤。(比如缺少父母的陪伴、混乱的家庭生活环境、疾病与贫困等。这些研究让学校决定重新审视并试着去理解那些“差生”在课堂中产生的行为。

 

这些后天的家庭经历,使得孩子们在开始学习前,还要先面对一道难以跨越的屏障。

 

为此,Olympia与教师团队不断优化教学计划,希望能找到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

 

 

 

布鲁斯·佩里是美国儿童创伤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专注创伤儿童心理咨询与临床治疗工作长达15

 

对于教学计划的优化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缩短单节课程时长并细分教学目标;鼓励孩子们参加运动活动;在课程中增设两分钟的舞蹈时间。

 

Olympia明白:适度的休息有利于孩子情绪的调节,让他们更好地获取知识并掌握要点。

 

老师们也开始改善自身的言语与措辞。

 

“你还好么?”;

替代“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要怎么才能帮助你?”;

替代“你给我出去,离开教室!”

 

教师团队在孩子身上的这些“投资”产生了可喜的收益:他们的成绩正在不断地上升着。

 

更让Olympia感到高兴的是,那位名叫D的小朋友,在迈入四年级之后,已经很少再出现上文提到的情绪问题了。

 

D现在成为了校园中的领军人物,他的行为举止变得十分优秀,并且开始传播给其他的孩子。

 

对孩子们来说,校园中的学习氛围变得越来越浓厚;对家长来说,学校也正在成为一个安全并充满快乐的场所。

 

 

改变,不只生发于孩子

 

 

Olympia认为,在这一系列措施后,改变最大的或许并不是D所代表的学生群体,而是学校中的老师。

 

在此之前,老师们只擅长最基础的本职工作——规划并提供学术性的教学。

 

因此,一旦在授课过程中受到孩子们的影响(相应的抵触行为,例如上文D的所作所为),老师们便会觉得这超出了自己的工作范围与职责,变得手足无措或者置之不理。

 

然而,如果学校上下,从管理层到老师,都能认真对待孩子的健康与发展的话,我们其实是能杜绝让学生罚站等一系列现象的。

 

而且,没有排斥、孤立与驱逐的校园,其实更能获得孩子的喜爱与尊重。

 

做出这一改变并不容易,但Olympia认为:这是一种积极的、能切实产生作用的方法。并且,她对勇于同她一起进行变革的教师们感到敬佩。

 

老师们完全可以遵循原来的模式,对“差生”置之不理,毕竟其本职工作只有教学。

 

但是,这些园丁们选择直面困难,积极寻找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只为帮助孩子更好的成长。

 

如果每一个孩子在年幼的时候,能掌握或被传授如何进行情绪管理,那么当下社会中那些未成年犯罪、家庭问题和校园霸凌是否会减少很多,甚或是不复存在呢?

 

是时候认真对待孩子的情感与社会发展问题了!如果老师们只教导孩子如何进行读写,却不帮助他们管理自己的情绪,那么等他们成年之后,社会将会变成何种模样?

 

没错,尽管人们可以在发生一系列重大事故之后,花费巨大代价进行弥补,但也可以在这之前,就为孩子的发展做出投资。

 

如果你在之前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时间点。

 

要知道,孩子——是母亲十月怀胎的骨肉,是家庭的连结,是国家未来的公民,而不是计算考试通过率时,一串冰冷的数字。

 

整个社会,都应为孩子的健康成长,做好准备!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中国K12国际教育领先媒体,并系列化提供面向中小学生的核心素养优质在线课程。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TED | 不做好犯错的准备,就永远做不出有创意的事 下一篇:当理念落地课堂,教学终端真的发生变化了吗?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